石羊农科谋A股上市:证监会发出53问,猪肉销售过于局限

猪价持续下滑的2021年,曾挂牌新三板的陕西猪企石羊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石羊农科”)谋求在深市主板上市。近日,石羊农科更新了IPO材料,并对证监会此前提出的是否侵占国有资产、相关公司合作是否涉及垄断等53问做出回复。

业内人士指出,主板上市要经历审核等较长的申报流程,猪价下滑背景并不会影响上市本身。不过,石羊农科作为区域性猪肉企业,销售范围相对集中,平衡风险的能力有待加强。

拟发行不超过3110万股

资料显示,石羊农科成立于2011年7月,在2016年8月变更为股份制公司。主营业务包括饲料生产、种猪扩繁、育肥猪饲养、猪肉生鲜产品销售等。饲料业务方面,下设9家饲料子公司、2家饲料分公司,年产能达到102.6万吨。生猪养殖方面,下设1家生猪养殖全资子公司,12家生猪养殖全资孙公司。

目前,魏存成是石羊农科控股股东、实控人,直接持有石羊农科30.64%的股权,通过石羊集团控制石羊农科15.72%的股权,魏存成一致行动人常青山和朱安曲直接持有石羊农科11.77%股权。综上,魏存成合计控制石羊农科58.13%的股权。

2017年至2019年,石羊农科曾挂牌新三板,并在2020年12月首次递交招股材料。2021年6月,石羊农科更新IPO材料,拟在深市主板公开发行不超过311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全部为新股发行,原股东不公开发售股份。

石羊农科表示,募集资金拟投资岐山石羊饲料加工厂改扩建项目、夏县石羊饲料有限公司饲料厂改扩建项目、澄城县赵庄6000头父母代种猪场项目、蓝田县三官庙镇种猪养殖建设项目、蒲城惠达刘傅6000头父母代种猪场项目、澄城县王村3.6万头育肥猪场项目、蒲城惠达石坡塄1.5万头育肥猪场项目7个项目,并将补充流动资金4.42亿元,上述资金预计合达9.8亿元。若本次募集资金不能满足上述全部项目的投资需求,不足部分将由公司自筹解决。

猪价下滑风险和区域性限制

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石羊农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76亿元、15.63亿元、27.4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015.14万元、1.11亿元、4.02亿元;实现主营业务毛利率10.05%、18.42%、21.95%。

石羊农科称,2019年和2020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增幅较大,主要系生猪养殖业务贡献。其中,因2019年下半年生猪行情显著好转,商品猪销售价格迅速上升,石羊农科2019年、2020年商品猪业务毛利率从2018年的4.35%跃然提升至45.56%和54.26%。

然而,从当前市场情况看,石羊农科前两年获利于高位猪价的情况已难以为继。2021年上半年,猪肉价格一改以往蒸蒸日上的涨势,大幅下跌。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提示养殖场(户)科学安排生产经营决策,将生猪产能保持在合理水平。

石羊农科在招股材料中表示,生猪价格是影响行业利润水平的关键因素,自身存在生猪及猪肉价格波动风险。若生猪及猪肉市场价格因上述周期性波动出现持续大幅下跌,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此外,若生猪存栏量出现波动性下降,还会传导至上游饲料销售,影响饲料产品的需求,可能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在猪价低谷期间,石羊农科的IPO申报是否会受到冲击,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猪周期波动在国内是长期性的,因此只可能影响上市的时间窗口,并不会影响上市本身。同时,主板上市要经历审核等较长的申报流程,说不定实际招股时又处于猪周期新波谷,带来助推作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与牧原股份、温氏股份等全国性布局的头部猪企相比,石羊农科的产业布局还存在一定区域局限性。据招股书,因饲料、生猪养殖等主营业务具有一定运输半径限制,石羊农科主要的生产基地、销售网点布局在陕西、山西和甘肃三省。2018年至2020年,在石羊农科主营业务收入中,三省占比之和每年都在90%以上。其中,石羊农科的生鲜猪肉销售区域主要集中在陕西省内,且主要为白条猪肉。石羊农科表示,目前在聚焦上述三省市场发展的同时,也在不断增加业务辐射范围,拓展其他省份业务。

沈萌指出,区域性企业发展有利有弊,一方面在当地扎根更深,各种利益纽带也更紧密,但在另一方面,区域市场抗风险能力有限,无法通过更大范围内的平衡来控制风险。

被询问是否侵占国有、集体资产

事实上,在本次更新招股材料前,证监会曾针对首版招股书向石羊农科提出53问,包含是否侵占国有资产、相关公司合作是否涉及垄断等。

资料显示,石羊农科实控人魏存成、董事长常青山都曾在陕西省蒲城县东陈预制厂担任管理工作,由此,证监会询问石羊农科,其股东石羊集团是否由该厂改制而来,是否造成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流失等。此外,石羊农科实控人在产业发展中是否侵占国有、集体资产等。

在2021年6月更新的招股材料中,石羊农科表示,根据陕西省蒲城县人民政府于2021年3月29日出具的《确认函》,东陈预制厂并不涉及集体和国有资产成分。同时,石羊农科的主营业务并非源自东陈预制厂,最早可追溯至石羊集团前身蒲城县石羊油脂厂,历史沿革不涉及国有企业或者集体企业改制。

同时,实控人旗下产业在并购和运行过程中不存在侵占国有、集体资产的情形,能够管理陕西省原种猪场资产的原因在于,2007年,石羊农牧从陕西省畜牧兽医总站、深圳农牧手中获得57%原种猪场股权,由于原种猪场的企业性质为集体企业,工商层面无法进行股权变更登记,所以并未在工商层面登记为原种猪场的股东,但对原种猪场享有经营管理权和收益权。根据陕西省农业农村厅2021年4月出具的《确认函》,石羊农牧取得原种猪场股权的具体过程“不存在损害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的情形”。

 

不过,石羊农科也并非与国有资产毫无关联。根据招股书,目前,石羊农科由陕西扶贫产业(唯一股东为陕西省财政厅)、渭南鼎泰(唯一股东为临渭区国有资产管理局)分别持股5.36%和1.39%,尚存有国有股份。同时,石羊农科旗下的扶风畜牧-召公猪场、大荔石羊农牧均存在通过租赁国有划拨农用地进行生猪养殖的情况,已办理设施农用地备案手续。

 

农牧产业合作被质疑垄断

 

据招股书,石羊农科目前的业务、资产、人员主要来自于实控人控制的石羊农牧及石羊集团。而在2011年石羊农科成立前,石羊农牧的一笔合作是否涉嫌垄断也引起监管部门关注。证监会指出,有报道称石羊集团与新希望集团、山东六和、大象禽业曾深度合作,石羊管理层参加山东六和董事会和管理层会议,借助山东六和的销售渠道,石羊的肉鸡产品才得以进入陕西肯德基体系。同时,新希望作为山东六和的控股股东,和山西大象禽业都把自己在西北的很多饲料企业交由石羊集团代管。对此,证监会要求石羊农科披露详情,说明高层曾在山东六和任职原因,相关联盟是否构成《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协议或者其他垄断方式等。

2021年6月22日,石羊农科在更新版的招股书中表示,上述情况始于2006年,新希望、山东六和与石羊农牧母公司石羊实业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山东六和承诺,石羊农牧将作为山东六和在陕西、山西、甘肃、宁夏及新疆地区的饲料及相关产业链发展的唯一公司。石羊农牧应当在最初3年内实现“每年销量不低于25%、利润不低于20%”的增长,控制权未来将被转让给山东六和,以实现石羊农牧产业整体上市。战略实施过程中,三者为加强西北区域饲料市场影响力,还收购了大象禽业共计60%股权,并合资设立陕西石羊食品以新增石羊的肉鸡业务。但具体推进时,石羊农牧实际销量和利润增长情况未达预期,各方最终终止合作。

石羊农科表示,上述战略合作不构成《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协议或者其他垄断方式,石羊农科、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和前述三大企业不存在股权关系或其他控制关系。2007年到2010年石羊农科董事、副总经理常炜在山东六和任职的原因,主要是为了学习和积累饲料和畜牧产业的先进经营管理经验。

6月24日,围绕石羊农科计划从新三板转战A股的原因、后续将如何应对猪价下滑影响、如何突破区域局限等问题,新京报记者多次据官网电话致电石羊农科,截至发稿,电话尚未接通。

本文来源:网络采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9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