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猪企加快淘汰低产母猪

持续下跌的猪价,正倒逼着中国养猪业在转型升级、节本增效上下功夫。

6月2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生猪(外三元)6月中旬价格为每公斤13.9元,比6月上旬下跌12%。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6月18日对各生猪养殖企业发布的“倡议书”,5月份生猪养殖的亏损面为9.7%。

由于三元猪生产性能远逊于二元猪,前述“倡议书”建议,加快淘汰低产母猪,特别是淘汰留作种用的三元肥猪,提高母猪繁殖效率,提高饲料转化率,增强竞争力。

三元母猪替补上场的背后

二元猪是由两个品种或品系杂交而来的品种,在繁殖性能上,多作为母猪饲养,公猪当成育肥猪饲养。三元猪是由三个品种杂交而来的品种,其主要优势在于生长速度快、料肉比低,三元猪不论公母多用于育肥饲养。一般而言,基于三元母猪在生产性能方面存在劣势的考虑,二元猪才是繁育仔猪的主力军。

对比二者的生产性能,除了单胎产仔头数这个核心指标三元母猪不如二元母猪以外,在遗传基因方面,三元母猪的后代性能不均匀,甚至表现出遗传缺陷,仔猪活力差、成活率低等。而且三元母猪容易出现肢蹄病,从而导致淘汰率高,使用年限短。肢蹄病是集约化现代养猪场淘汰种猪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非洲猪瘟侵入中国之后,受疫情冲击,能繁母猪存栏量锐减,二元母猪价格上涨,同时出于安全的考虑,很多养猪场不敢从外部引进后备母猪。面对无种可引、无猪可养的困境,同时,从2019年8月份开始猪价持续上涨,带动行业内补栏扩产积极性提升,对能繁母猪需求量激增。于是,三元母猪不得不替补上场。

广西扬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扬翔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常情况下,二元母猪生产出来的仔猪,要么是三元公猪,要么是三元母猪。一般来说,三元猪不论公母,都作为商品肉猪育肥。面对非洲猪瘟在国内暴发初期,大量二元母猪死亡、淘汰的客观事实,行业内只能选择相对容易获得的三元母猪来作为种母猪使用,以生产商品猪。

即便没有非洲猪瘟,考虑到中国养猪业小散养殖户比例高的现实,使用三元母猪繁育仔猪的现象也一直存在。当然,这种现象本身仍然是一个经济问题。是否使用三元猪,主要取决于猪价。

有行业内人士称,“使用三元母猪配种又不违法,只要能挣钱,肯定就有人敢干。”

虽然行业内众所周知三元母猪生产性能相对较差,二者生产性能相差10%-20%,当然,不同养殖场的养殖水平参差不齐,生产性能的差异可能更大。那么,养猪场使用三元母猪繁育仔猪,在三元母猪淘汰之前,能收获多批次仔猪销售收益。淘汰之后,三元母猪还能卖肉。综合计算下来,利润可能也很丰厚。

对于规模养殖企业来说,会优先考虑二元母猪,毕竟在降低生产成本方面有着明显优势。然而,面对猪价暴利,为尽快恢复生猪产能,“三元母猪”现象并不少见,在本轮猪周期中,三元母猪的占比尤其高。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朱增勇统计,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三元母猪占能繁母猪的比例就开始持续增加,到2020年上半年高峰期,平均达到40%-50%,部分地区在50%以上。

加快淘汰低产能繁母猪

在养猪业发达国家,由于养殖主体都是大规模猪企,一般不会出现这种现象。跟国外不同的是,中国养猪业的国情是散户出栏生猪量仍然占相当大的比例,常态下也极少出现这种状况。

对于高猪价时期的异常情况,朱增勇解释称,三元母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二元母猪的供给不足,这是中国养猪业所通常采取的措施。

随着二元母猪的产能恢复,逐步淘汰三元母猪也成为必然趋势。到2020年下半年,一部分前期产能较差的母猪开始淘汰,三元母猪的存栏量逐渐下降。对养猪业来说,二元母猪的占比提升,会提升PSY(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仔猪头数)水平,从而降低生猪生产成本。

在当前猪价下行阶段,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辛国昌建议猪企“以质换量”,加快淘汰低产能繁母猪。“原来在市场供应紧张的时候,很多养猪场户把三元肥猪母猪留下来作为种猪使用,它生产效率比较低,在这个阶段,可以把这些低效率的母猪淘汰掉,这样养殖效益可能更好一点,成本也会下降。”

事实上,在加速扩张产能的同时,头部上市猪企正在主动换群、淘汰种猪。今年3月,新希望(000876.SZ)就回复投资者,每月会淘汰多次配种不成功、窝均断奶低于5头等的母猪,并对于外购且折旧不满2年的能繁母猪淘汰。

2020年11月,正邦科技(002157.SZ)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当时三元母猪占比22%,年底三元母猪占比将继续下降。2020年第四季度及2021年第一季度,正邦科技集中淘汰80万头低效母猪,第二季度继续淘汰5万头低效母猪,共计淘汰85万头。同时,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正邦科技开启“万头国外种猪引种计划”。

据了解,2020年3月,正邦科技第一批引种的种猪已开始产仔,平均产仔数16头,最高可达18-19头。

2021年5月20日,正邦科技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在二季度淘汰完最后5万头低效母猪后,整个种群差不多90%都是自己培育的高效母猪。所谓的“高效母猪”,指的是PSY做到20以上,对应仔猪成本500元左右。正邦科技从海外引入的种猪在2020年11月已经产下祖代猪,2021年下半年就会有父母代出来,2022年下半年就会批量进入市场。海外引进种猪所产父母代的PSY期望达到25。届时,仔猪成本将进一步下降,预计会明显低于非洲猪瘟前水平。

根据农业农村部对定点屠宰企业的监测,今年1-5月,全国淘汰能繁母猪345.4万头,同比增长108%。能繁母猪存栏结构得到优化,肥猪留种比例已经从2020年年底的22%下降到12%左右。

那么,淘汰后的三元母猪,将作何用途?

前述扬翔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养猪业内,三元猪本身就是作为育肥肉猪使用。三元母猪不能作为种母猪使用,淘汰后也是作为商品肉猪屠宰加工,价格随行就市。

据该负责人预计,由于三元母猪规模较大,全部淘汰替换为二元母猪,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发布者: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8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