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波:培育“超级猪”可以减少对外种猪的依赖

当前,一个严峻的现实是,大部分本土猪正面临生存危机,保种之路任重道远。

基于此,近日新华日报刊载文章——攻克‘猪芯片’ 留住餐桌‘土味’,以“淮味千年”旗下授权品牌淮安黑猪为主体,邀请江苏省农科院养猪方向首席专家徐小波研究员等,分析了江苏本土猪在保种、品牌化等方向的发展问题。报道主要内容如下。

延伸阅读:

黑土猪,中国味!如何改变“洋白猪”独大?

饲料替代方案:回归中国特色,黑土猪凭什么要西式喂养?!

“真香”背后,“猪芯片”问题不少

6月2日,南京市建邺区紫金市集“双汇冷鲜肉”柜台,产自淮安的猪前腿肉售价14.8元一斤,与之紧邻的“淮黑猪”专柜,同样产自淮安的黑猪前腿肉售价30元一斤。“能尝到小时候的肉味,价格贵一点也能接受。”正在挑选黑猪肉的市民王琴表示。

梅山猪、二花脸猪、老淮猪、姜曲海猪……江苏有许多优质本土猪品种。江苏省农科院养猪方向首席专家徐小波研究员介绍,本土猪的优点是繁殖力强、肉质优良,耐粗饲、耐饥饿,环境适应性强。

苏州人爱吃的地产“太湖猪”,皮厚肉香,很适合红烧。苏州有50多个肉店专卖‘太湖猪’改良品种——‘苏太猪’,价格比普通猪肉贵两三成,可大多肉店一上午就能卖空。淮安黑猪肉质红润、细嫩多汁。淮扬名菜中,以淮安黑猪肉为原料的美食数不胜数,其中红烧狮子头以淮安黑猪肉为主要原料,还曾入选“开国第一宴”。

土猪,是公认的“真香”,但缺点也很“致命”。由于生长周期长、肥肉多,养殖户普遍更愿意选择进口品种“杜长大”,即美国的杜洛克猪、丹麦的长白猪和英国的大白猪。吃得少、长得快、瘦肉率高的“杜长大”,是全球生猪养殖的当家品种。

“外种猪日增重900克,5个多月出栏,而纯种本土猪每天仅增重400克,出栏时间要长出一倍,且本土猪吃四五斤饲料才能长一斤肉,外种猪只要不到3斤饲料。”徐小波说,现在市场上约九成品种是外种猪。

在黑猪饲喂上,元一智库农研中心主任铁丁老师认为,黑猪饲养中,以谷物、蔬菜、野菜为主,不加抗生素,不加重金属,不加激素,营养均衡。应充分利用中国自己本土各地的资源,将猪禽的配方本土化,将猪禽的原料来源多元化,结合现在的营养与配方技术及现代化的工艺,加上数据库与营养理论,从根本上扭转对玉米、豆粕的依赖,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生产养殖成本,确保猪肉品质的安全、健康。

种猪是生猪的“芯片”,是当前猪产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日常餐桌上的猪肉,绝大多数都是利用外来种猪进行本土化选育而来。

恶性循环,保种刻不容缓

非洲猪瘟疫情暴发后,许多养猪企业认识到,核心种猪群是持续发展的立足之本。一般种猪在生产5-7胎之后性能明显下降,为保证生产性能,必须及时淘汰。对于大型养猪场而言,种猪更新的需求量是比较大的。

但在我国,由于育种成本高、短期内看不到效益,企业往往重引进轻选育,而一味引种只能让养猪业长期处于不断引种的恶性循环中。徐小波表示,虽然一些大企业试图将外种猪本土化,培育高产“华系”猪种,但因技术力量不够,引种数量、质量少而差,缺乏联合育种机制,致使育种效果不太理想。

从全球来看,根据本国市场需求对“杜长大”进行本土化选育是通行做法。“含外源血统不代表就是外种。”省畜牧总站副站长贡玉清说,近5年,江苏省共进口种猪不到1000头,引进后再进行选育扩繁,基本实现种猪本地化,现有种源基本能够满足需求。

但令人心痛的是,太湖流域的重要生猪品种横泾猪遗传资源已经消失,一些地方优秀品种资源丢失的潜在风险依然存在。

“本土猪是宝贵资源,要为后续育种保存好素材。”南京农业大学养猪研究所所长、江苏生猪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黄瑞华介绍,我省经济发达、土地有限,绝大多数本土猪资源都限制在保种场内,群体一小就更容易导致“近亲繁殖”,使得有些性能退化。保种场规模不够大,很难招引技术人员,越留不住人,保种工作就越难。

主动“守门”,让“墙内开花墙内香”

目前看来,“土”味全面占领餐桌并不现实,对地方品种而言,还是要走杂交育种之路。

在徐小波看来,除了外种猪的本土化选育以外,保存好我国优良的地方猪种资源,与外种猪进行杂交育种,培育出含不同比例的外种猪血统的培育猪种,以满足市场对不同等级的优质肉的需求,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外种猪的依赖。“最理想的结果是,培育出最大程度继承国内外猪种优点,又最大程度克服缺点的‘超级猪’,这需要猪育种工作者的不懈努力。”

黄瑞华提醒,育种是一项长期传承性工程,不能急功近利。政策也要有可持续性,尤其是对种业的重视要持续。他举例说,过去,地方猪遗传资源的弱点被放大,优势被忽略,导致群体变小,育种素材濒临危险。但国外对梅山猪进行潜心研究,找到其高产的主效基因,将之运用到瘦肉型猪的育种工作,从而出现了“墙内开花墙外香”现象。

“寻求差异化市场方向、紧贴消费市场需求,探求新的育繁模式是确保团队育种成果落地的不二选择。”省农科院畜牧所所长仲跻峰深有感触地说,生猪的快速复产,最缺的不是猪场,而是猪源。

“现在正是发展本土猪的好时机。”朱凌云表示,“品牌化才能有市场,不然就可能‘养在深闺人未识’,尤其对苏州来说,土地和人工成本很高,更要差异化竞争,打优质牌。”

产学研联动,从餐桌“边缘”拉一把

将本土猪从餐桌“边缘”拉一把,各方都在努力。

除了淮猪保种场、扩繁场、育肥场,东海老淮猪公司还配套建设万吨饲料加工厂、10万头生猪屠宰厂及中国淮猪资源文化馆,形成产、加、销、文化为一体的产业开发链。“为了保持品牌生命力,我们积极开发新产品,在原有的冷鲜肉基础上,研发深加工产品,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刘小平说。

经过近10年的努力,淮安黑猪已推广至全国22个省市,累计创造产值9.8亿元。“淮安黑猪”获得江苏省首张、全国第六张“无抗生素养殖认证证书”及“无抗生素产品认证证书”,为农产品地理标志产品,获得“淮味千年”(元一智库农研中心策划)首批授权。近3年通过“淮味千年”品牌发布会、上海进博会等平台推介,品牌效益日益显现。值得关注的是,“淮味千年”品牌汇聚了淮安市农业各个领域优质特色农品,多家企业组团合力打出“淮字头品牌”,拓展国内市场,提升农业产业价值。

在苏州,地方猪从为养而养升级为产业化新业态。有的农场在养猪的同时,通过发展民宿、开展科普活动、亲子体验,收获加倍的经济、社会效益。

“开发利用是资源保护的首要目的。”省委农办主任、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杨时云表示,要突出保用结合,采取有效措施,鼓励支持科研院校和重点企业,以地方品种为素材培育特色优质畜禽新品种、新品系;结合市场多元化需求,加快本土品种开发利用,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种业创新优势和特色产业优势。进一步挖掘地方品种文化内涵,发展壮大特色产业,鼓励支持地方品种申请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和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服务乡村特色种业产业发展,努力打造成为地方一张亮丽名片。

发布者: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7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