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件!美国宣称明年或推出非洲猪瘟疫苗?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王之娴

非洲猪瘟疫苗的消息再次引起了业内的关注。近日,有消息称,世界猪肉博览会期间,美国猪健康信息中心(SHIC)主任Paul Sundberg在接受媒体(BrownFiled Ag News)采访时表示,美国的非洲猪瘟疫苗有望在明年上市。他称,过去几年(非瘟疫苗的研发)取得了很多进展。

非瘟疫苗的研发已经两年多,在此期间,我国养猪业发生了重大变化,对于非洲猪瘟疫苗的看法也在不断改变。无论如何,非洲猪瘟疫苗的出现都将再次改变我国养猪业格局的预期。那么非洲猪瘟疫苗是否真的可以在近年上市?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分析其可能性。

/首先是技术层面。

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公开信息最多的是几类基因缺失弱毒疫苗。这些非洲猪瘟弱毒候选疫苗上市需要突破3个方面的技术难题。首当其冲就是安全性,第二就是有效性,第三就是量产问题。

从目前发表的关于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成果中,可知无论是我国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正在研发的弱毒疫苗还是美国农业部外来动物病中心梅岛实验室今年5月发表文章中的ASFV-G-ΔI177L/ΔLVR株候选疫苗,都一定程度上对第三个问题有所突破。美国梅岛团队刊文称,其开发的ASFV-G-ΔI177L/ΔLVR可以在猪稳定细胞系中高效复制,解决量产问题。而哈兽研则是去年3月刊文称筛选的HLJ/18-7GD株候选疫苗可以在猪骨髓细胞(PBM)中很好地生长。

在有效性和安全性上,美国梅岛团队公开发表的实验结果显示∆I177L疫苗在小规模试验中表现出对高毒力毒株的100%保护率。低剂量注射即可提供保护,中等剂量可以实现无菌免疫,高剂量可以保持完全弱毒。高剂量肌注ΔI177L疫苗28天临床正常,所有感染动物均具有低毒血症滴度,无排毒。另外,今年4月该团队发表论文称∆I177L疫苗可通过口鼻接种实现与肌内接种接近的效果。根据媒体相关报道,该疫苗已在东南亚开展临床实验。

在我国,哈兽研去年公开发表的非瘟候选疫苗实验结果也表示开发的弱毒疫苗可以对猪只产生坚强的免疫保护。实验室研究阶段数据显示其候选弱毒株免疫不影响母猪妊娠,高剂量注射仅在少部分猪只淋巴结中检出DNA。在《中国农业科学院2021年工作会议》上,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中国农科院院长唐华俊曾报告,我国已顺利完成非洲猪瘟弱毒疫苗实验室创制、中间试制、生物安全环境释放试验及第一阶段临床试验,生物安全生产性试验和第二阶段临床试验顺利推进,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进一步得到证明。

前期对于非法“疫苗”的使用给猪场带来了重大损失,也为行业带来了新的“弱毒”隐患,养猪业对非瘟弱毒疫苗抱有怀疑态度:一是疫苗的免疫是否会对猪只本身带来伤害,导致猪群生产性能下降;二是是否会在猪场排毒散毒,长期难以摆脱。

显然,安全性和有效性是非瘟疫苗能否上市的最关键影响因素,但目前未有具体大规模临床实验效果数据公开。

二是市场需求

假如单纯从市场角度看,养殖业可有效防控非洲猪瘟且利润合理,疫苗推出所可能带来的风险大于对行业的收益,则疫苗可能会继续推迟诞生;而如果养殖业利润下降,防非复杂程度增加,则会促进疫苗的研发。

在非洲猪瘟暴发之初,行业面对非瘟束手无策,呼吁疫苗尽快推出,很多猪场即便冒险也要“赌一把”,千方百计地去寻求非法“疫苗”。而到了2019-2020年,许多企业开始不希望推出非洲猪瘟疫苗。一是由于非法疫苗的使用导致损失为人熟知,业内对于疫苗看法偏向负面,它可能增大环境风险、提高非瘟净化难度;二是猪价高涨各大养殖企业信心百倍,大型企业掌握了防非的方法,非洲猪瘟为这部分有资金、有技术的企业筑起壁垒。

但到了2021年,在利润刺激、资本加持、政策护航、信息交流下这种壁垒依然被平衡瓦解。产能恢复,猪价下降,部分地区猪价已经跌破了成本线。这时,养猪企业需要控制成本,很难继续投入高昂的生物安全运营费用,加之弱毒株的出现进一步增加了防控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养殖企业再次转而期待疫苗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三是政策决策

今年3月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严厉打击非洲猪瘟假疫苗有关违法行为的通知》,再次强调各地畜牧兽医部门要以最大的决心、最坚决的措施,严厉打击制售和使用非洲猪瘟假疫苗行为。5月,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在黑龙江调研时强调,要充分认识疫苗研发对我国生猪生产的重要性,按照时间服从质量、稳妥有序推进的要求开展研发工作,力争早日投入生产应用。

可见虽然对于非法疫苗采取严厉的打击态度,但是主管部门依然肯定了正规疫苗的研发价值。

由于其影响重大,我国对于非洲猪瘟疫苗投放市场态度谨慎。但依然可以从决策制定所期待的结果来分析讨论。

主管部门和养殖企业对于疫苗的期待是有所差异的。主管部门站在猪肉供应全盘来看,希望产能尽量恢复、猪肉价格下降;而养殖企业站在盈利角度则希望竞争对手更少、高利润维持更久、成本降低。但这二者之间依然存在交叉。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5月份,猪肉价格下降23.8%,影响CPI下降约0.50个百分点。主管部门目标短期内已经有所回应,非洲猪瘟疫苗研发可以做为“技术储备”。但未来养猪业没有了高利润的刺激,成本无法降低的情况下,产能的淘汰又会开始发生,猪价又会上涨。

在猪价下行阶段,养殖企业要降低防非成本,会期待安全有效的疫苗诞生。大型企业布局放缓或收缩,猪肉供应需要中小型养殖户来填补,大量的育肥工作也需要中小型养户来承担,这部分养殖户也会期待疫苗。

因此,从产能与养猪业合理利润的平衡来看,如果有足够的实践数据证明其安全有效性,在技术成熟的前提下,非洲猪瘟疫苗推出是可能的。但技术的突破可能很近,也可能很远,如果疫苗本身技术不成熟,一切期待都是空谈。

当然除了保供给,决策需要考虑的还有非瘟防控的基本路线,非洲猪瘟要走净化根除的道路,上市非洲猪瘟弱毒疫苗可能会使非瘟根除更加遥远,或许最终会像蓝耳病一样最终在猪群中形成一个长期稳定的生态。

笔者仅分析猪价大跌背景下非瘟疫苗上市的可能性,无论如何,养猪业期待的是真正安全有效的疫苗,如业内专家所言,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能有利于非瘟的净化根除则更佳。当前全世界都没有任何非洲猪瘟疫苗上市,猪场还是应当做好生物安全,着眼长期利益,远离非法非瘟“疫苗”。

PS: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新牧网 责任编辑:龙振辉

标签

  • 美国848
  • 非洲猪瘟1070

下一篇:10多类猪场常见兽药针对症状及实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6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