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民、杨汉春解读新版《动物防疫法》

新修订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正式实施。这部法律关系到我们畜牧养殖业的发展,从最早的一版正式施行,到今年新版动物防疫法,前后一共修订了四次。那么今年劫物防疫法的修订有什么样的意义?会对我国畜牧养殖业以及动物防疫方面具体的制度规范带来怎样的变革?新法对我国畜牧兽医行业究竟会带来多大影响?对我们的生活又会带来哪些影响?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王功民、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杨汉春在访谈中就新版《动物防疫法》进行了详细解读。

新版动物防疫法“防”是关键,怎么防?

 
1、今年为什么要对动物防疫法进行修订?修订之后和旧版相比,新调整了哪些方面的内容?

王功民副局长:大家知道5月1日实施新的动物防疫法,是在2008年动物防疫法的基础上,历经十多年,我们国家养殖业和整个公共卫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为了更好地适应现代畜牧业的发展,为了更好地维护公共卫生的安全,为了更好地防控重大动物疫病,为了维护养殖业的安全、生态的安全环保的安全,进行了调整和完善。将原来的动物防疫以预防为主,现在增加为预防为主,预防和控制、净化和消灭相结合的方针,围绕着防疫整个责任体系,强化了饲养生产经营者要承担法健上的相应的责任。完善了一些法律制度,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动物运输的车辆、人员的备案、分区防控等都是本法新增设的一些法律制度,公共生的保障也是本法的一个重点。围绕着兽医的管理,本法新设了兽医管理这一章。围绕着官方兽医的制度,较之过去有了进一步的完善。将海关系统的官方兽医也纳入了全国的官方兽医一体化管理,在保障基层防疫的机构队伍上加强和完善。本法在法律的责任设定上,较之上部法都有好多的完善之处,加大了处罚的力度。
 

杨汉春教授:动物防疫法的修订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发展到今天,动物疫病也在不断地变化,尤其是整个社会,对动物疫病防控的要求不断提高。尤其是一些动物疫病,特别是人畜共患病,涉及到公共卫生安全,那就是我们倡导的“同一个健康”,所以修订很有必要。
 
2、从畜牧产业的发展角度来看,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我要享受到健康安全的畜牧产品、我要吃到放心肉、我要喝到放心奶”,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在今年动物防疫法的修订上,畜牧兽医局这方面重点参与的工作是什么?
 
王功民副局长:从2018年修订以来,我局、我部围绕着全国这项工作,进行了十余次制度方面、政策方面的调研,广泛地听取基层、各界,包括企业、包括养殖企业的呼声、建议和主张,围绕着公共卫生,如何加强人畜共惠病的防范,同时加强一些协同的作用。有句俗话叫“人病兽防”,动物疫病防控是有效地切断动物疫病向人类传播。
 
3、重点动物疫病防控主要是指一二类动物疫病防控,目前国家颁布的《一、二、三类动物疫病病种名录》中,一类动物疫病共17种,常见的有口蹄疫、高致病性禽流感、鸡新城疫、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猪瘟等;二类动物疫病共77种,常见的有布鲁氏菌病、奶牛结核病、狂犬病等;另外还有三类动物疫病共63种。在重点动物疫病防控方面,从防控的技术路径上来说,疫苗免疫和净化消灭哪种方式更能解决问题?
 
杨汉春教授:新版的动物防疫法,实际上就是提出要把基于传染病流行的三个环节,即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动物这三者结合起来。当然针对每一种动物疫病,疫苗免疫、净化、消灭可能有所侧重,甚至在疫病流行的不同阶段,根据它的实际情况,我们的防控策略也会做相应的调整。这也是我们最终要根除,或者说消灭动物传染病必须走的一条道路。
 
王功民副局长:本法第二章就围绕着动物疫病的预防和控制,尤其在预防这边,要求各级的县以上的地方人民政府要制定动物疫病的防治规划,规划当中有免疫的计划、有净化的计划、有消灭的规划与计划,打的一套“组合拳。
 

“人病兽防”需从动物找源头如何找

 
4、全球近十年的新发传染病中有75%源自动物或者动物源性食品,发病率的不断增加,也让人畜共患病成为公共卫生的重点问题,从动物源头防控是减少人类疫病的关键。人畜共患传染病的防控是新版动物防疫法中特别受关注的部分,目前发现的人畜共惠传染病主要都包括哪些?
 

杨汉春教授:2009年农业农村部和当时的卫生部是颁布过一个26种人畜共患病的名录,病毒性的人畜共患病,大家知道的比如说狂犬病、高致病性禽流感等。细菌性的重点是跟我们关系最密切的布鲁氏菌病,奶牛的结核病也在这个名录里面,当然还有其它的细菌病。共患的寄生虫病主要有包虫病、日本吸血虫病,这些都在这个名录里面。

基层动物疫病防控如何夯实

5、做好基层动物防疫江作,防疫体系建设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基层防疫力量方面还要继续加强,我们需要补齐哪些短板?新的动物防法又做出了哪些相关规定?

王功民副局长:本法有规定要采取有效的措施,加强、稳定、完善基层的机构队伍建设,要配备与动物检疫相适应的官方兽医,围绕动物防疫要给乡村兽医一定的劳动报酬,组建动物防度服务这方面工作队伍,形成全社会方方面面来共同关心、支持动物防疫工作。

杨汉春教授:最薄弱的环节是在我们的基层,动物疫病防控中,我们的兽医技术力量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在乡村,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个体系建起来,动物防疫体系一定要触及到最基层。
 
6、接下来如何让新版的动物防疫法更好的落地实施?有哪些工作要做?
 
王功民副局长:本法有规定要采取有效的措施,加强、稳定、完善基层的机构队伍建设,要配备与动物检疫相适应的官方兽医,围绕动物防疫要给乡村兽医一定的劳动报酬,组建动物防度服务这方面工作队伍,形成全社会方方面面来共同关心、支持动物防疫工作。

杨汉春教授:围绕着动物防疫法的实施,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第一时间发文、发通知,要求全国的农业农村系统加强宣传,贯彻、落实本法。同时本法的修订较之过去的动物防疫法,大量的法律制度,有的是完善的,有的是新设的,接下来我们要配套一些法规,当下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我们要紧盯这些反馈、评价,及时地调度各地在本法的实施、宣贯、执行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加以完善。

从防疫、防治的规划、计划,路径上、政策上要加以完善,让真正的动物疫病防控维护产业的安全、公共卫生及人类健康,切切实实地做到位、做充分。根据WHO、OIE和FAO三大组织共同倡议的“同一世界 同一健康”,按照总书记的指示,一定要将我国强有力的公共卫生的这种保障体系建立起来。
 
注:本文整理自2021年6月6日农视网播出的[三农三人谈]新版动物防疫法实施中国畜牧业迎来哪些变革

发布者: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4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