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功净化伪狂让种猪更具优势?普莱柯推出这个方案秘籍

/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严秋璠

统筹/陈有柏

“疫病净化”对于养殖从业者来说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一个词语。在目前已知的猪病中,猪伪狂犬病是最有条件净化的传染病之一。在非洲猪瘟流行的背景下,降低因伪狂犬变异株引起的母猪繁殖障碍、新生仔猪的死亡是猪场的当务之急,猪伪狂犬病净化是长期的奋斗目标。从我国首次提出净化伪狂犬至今,已有22家猪伪狂犬示范场,大多数猪场仍然在免疫与净化中不断探索。伪狂犬净化是否可行?又该如何维持净化效果?

伪狂犬净化能使种猪更具市场优势

“对于种猪场来说,伪狂犬净化是国家的政策要求,也是猪场提高经济效益和提升市场竞争力的内在需求。”普莱柯猪苗事业部技术总监阮坤祥告诉记者。据悉,在《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21-2020年)》中,就明确要求到2015年,原种猪场要达到伪狂犬病净化标准,到2020年,全国所有种猪场达到净化标准。猪伪狂犬病的净化和根除是一个系统工程,许多猪场都还在不断地探索过程之中。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生命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黄淑坚告诉记者,对于种猪场来说,疫病净化非常重要,因它们不能够把病毒带给客户猪场,污染其它猪群。种猪场达到了净化指标之后,其价格在市场上也会更有优势。阮坤祥同样表示,伪狂犬净化后的猪场与未净化的猪场主要有4个方面的差别: 

1. 净化伪狂犬的猪场可以通过申报获得国家认可,特别是对种猪场,伪狂犬双阴的种猪可以比阳性猪卖出更高的价格,从而提升猪场的经济效益;

2. 能够做到伪狂犬净化,则表明该猪场的养殖水平比较高;

3. 伪狂犬净化后可以提高母猪的繁殖能力和母猪健康度,降低猪群繁殖障碍的发病率;

4. 仔猪和育肥猪的健康度会有很大提升,减少猪群的用药成本,同时饲料报酬提高。

由此看来,净化伪狂犬后能够从提升客户信任度、母猪繁殖力、猪群健康程度等方面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益及获得的经济报酬。“伪狂犬净化”就像是一个响亮的“金字招牌”,给猪场的效益增色添彩。

/

免疫净化伪狂犬,要选择安全的疫苗

阮坤祥表示,伪狂犬能够有效净化主要取决于以下三个方面:1. 有成熟的基因缺失疫苗,能够区分野毒感染和疫苗免疫;2. 有成熟的鉴别诊断试剂盒;3. 国外有成功的伪狂犬净化的方案和案例。据悉,美国从1989年开始建立并实施根除伪狂犬病项目,2004年就宣布50个州已经消灭了伪狂犬病。2008年4月之后,美国就制定了全国伪狂犬病监测计划,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监测从野猪和境外传入伪狂犬病的风险分析。

目前来说,疫病净化的方式有两种:封群净化和免疫净化,其中免疫净化是一种更易被大家接受的安全有效的净化方式,可以实现一边防控疾病,一边净化猪场。黄淑坚告诉记者,一般疫病净化都是先用疫苗免疫控制(免疫无疫)再到无免疫控制(非免疫无疫),最后实现净化。目前来说,市面上的疫苗净化产品都是基因缺失疫苗,通过检测抗体,即可区分野毒感染与疫苗免疫,最终可判断猪群是否实现了无疫病状态。但黄淑坚表示,基因缺失并不是确实得越多越好,基因缺失得越多,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风险也会更大。

阮坤祥介绍,普伪净是首个真正针对猪伪狂犬病变异株的灭活疫苗,它之所以能够有效地净化伪狂犬,是因为其是gE基因缺失的工程灭活疫苗,能够产生高水平的中和抗体,进而能够有效地阻断野毒的感染。用普伪净免疫母猪,可以抑制阳性母猪排毒,减少排毒时间和环境中的病毒载量,进而减少仔猪和生长猪的感染机率。之后,猪场可以选育出更多的阴性后备猪,通过阳性母猪的淘汰替换,达到净化的目的。

阮坤祥表示,伪狂犬完全可以和其它疾病如猪瘟等一起净化。他强调,净化的先决条件,就是做好猪场内部和外部的生物安全工作,防止病毒传入猪场和在猪场内部相互传播。做到批次化生产、全进全出,切断病原传播途径。其次,通过疫苗免疫使猪群建立群体免疫力,减少猪群向环境中排毒;第三,通过检测淘汰,去除阳性群体,不断引入阴性后备猪进行补充,当阳性群体低于10%时可一次性淘汰阳性群,建立阴性群体进而逐渐实现净化。

阮坤祥介绍,伪狂犬病野毒阳性场或受威胁场,为减少散毒、减轻症状,猪群应选择“活疫苗+灭活疫苗(HN1201株-gE株)”方案进行免疫,可减少阳性猪群的排毒量、减轻临床症状、降低猪群阳性感染率,缩短伪狂犬病净化周期。通过免疫减少阳性猪排毒,降低环境中的病毒载量。免疫程序如下:

/

维持净化效果较难,生物安全工作不能松懈

伪狂犬转阴对于单场来说比较容易,但要实现净化并维持效果仍有一定困难。玉林市三和种养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唯告诉记者,在免疫得当得情况下,通过一定的周期,伪狂犬很容易实现转阴。然而,目前他所在的猪场,及他了解到的周边的猪场,在伪狂犬防控上不是在阳转阴,就是在阴转阳的路上反复,虽说总体来说控制得比较稳定,但要真正达到净化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黄淑坚则表示,伪狂犬是接触性传播,苍蝇、鼠、物品、饲料等都有可能将野毒带进猪场,老鼠的活动范围可至3公里,这些媒介是不可控的因素。如果生物安全有漏洞,那么该区域就会成片发病。他认为,接下来猪场在选址、设计上应该将环境控制纳入考虑范围,场与场之间的距离应把握在3公里以上。黄淑坚表示,目前养殖人员不应该过于依赖疫苗,如果要实现净化并维持效果,一定要做的就是生物安全工作,千万不能松懈。

“如果抗原抗体双阴,一旦出现问题,损失将会比阳性稳定场大得多。当然,能够维持在阴性状态是最好的,但能够维持多久也是一个未知数。”杨唯说。

对此,阮坤祥表示,净化过疾病的猪场属于高健康度群体,其生产成绩和对疾病的抵抗更强,如果相同条件下伪狂犬阴性群体和阳性群体同时感染相同剂量的传胸,阴性群体感染的阈值更高,药物治疗效果更明显,经济损失更小。但是由于养殖环境的现状,猪场净化后面临再次转阳的风险确实是比较大的。因此,他认为,净化要“前后兼顾”,净化前要做好猪场及其周围的生物安全工作,定期灭鼠;净化之后可以通过免疫灭活苗进行净化的维持,同时做好猪场的监测工作。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4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