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一头猪亏1000,大企业们已经做好了过冬的最坏打算

价格持续走低,在生猪产业链条的源头,有猪农又快扛不住了。

5月26日,根据中国养猪网的数据,全国生猪叫价在16.56-19.85元,是最近半年乃至2年以来行情比较低的价位。

“现在这个猪价,卖一头要亏1000元左右,养殖户都选择压栏(行业属于,意味不卖出,与“出栏”相对)。”一名在吉林长春从事生猪收购、转运的中介告诉界面新闻,正常情况下育肥猪达到200斤以上就该出栏了,现在行情不好,很多猪都被养到300斤了还在圈里。“希望观望一下,一出手就等于赔钱。”

长春一名已经转行的养殖户告诉界面新闻,其实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是猪瘟最严重的时期,生猪存栏量理论上相对减少。而且当时仔猪的价格很贵,基本在1500-1800元之间,这意味着养猪成本被提高了。生猪的育肥期正好为5个月左右,正是那一波生猪该出栏的时候,面对低价,小养殖户自然不愿意卖出。

一名从事育种研究工作的行业人员也称,如果是自繁自养,目前的价格或许还在成本线以上,要是购买仔猪育肥的就亏钱了。在猪周期的低谷,一部分小养殖户就会被清掉。

根据农业农村部5月21日的最新价格行情监测报告,5月14日至5月21日的这周,猪肉价格是27.43元1公斤,环比下跌5.3%,同比下跌34.2%。

农业农村部在其监测的白条猪出厂价格行情中分析了原因,2021年第19周周前期市场上大体重生猪积压,加之终端需求疲软,猪肉销售不畅,生猪及猪肉价格持续下跌。

随着生猪价格跌至低位,北方低价区养殖户压栏惜售,规模养殖场减少出栏,供应收紧支撑北方地区生猪及猪肉价格小幅反弹,南方暂时止跌企稳。

猪价“跌跌不休”的原因被人归因于猪周期进入下行阶段。

猪周期由生猪养殖的利润驱使造成,利润率是度量养猪户进入和退出的标准,为此生猪养殖行业长期处于曲线波动状态。

大型生猪企业牧原股份在今年5月20日的投资关系活动中,记录了最近几个猪周期:

2006-2010年的猪周期是蓝耳病等原因造成的;2010-2014年的猪周期是流行性腹泻、伪狂犬叠加等原因造成;2014-2018年的猪周期是自然周期和环保趋严等因素造成的;2018年以来的猪周期是非洲猪瘟的强因素造成的

行业的利润率因此而走高,这里面涵盖了高成本和高猪价,所以利润的驱使下,养猪户纷纷进入行业,虽然有非洲猪瘟的干扰,但随着产能的恢复,猪价大概率会继续下行。

“2020年疫情导致生猪价格上行,企业、小养殖户都看到利润空间后进而加大养殖动作,此外,也和生猪养殖分布不均衡、跨区调猪不便等叠加因素相关。”北京金色浪涛品牌管理有限公司CEO兼首席品牌官刘金涛向界面新闻分析称。

在产能恢复的同时,生猪阶段性的上市量非常集中。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王文涛告诉界面新闻,最直接原因是供需关系波动,按照以往经验,猪肉消费量在二三月份会逐步趋弱,价格下滑属于正常,为此出现的压栏惜售也可以理解。

但养殖户和企业对生猪价格是有心理预期的,一旦售价持续下跌,突破10元以下,一些绷不住的养殖户就会开卖,因为“猪等不及也等不了”,这时候市场的供应还在持续增加,会再次造成价格进一步下滑。

新希望六和(SZ:000876)在5月7日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披露,其从三月份开始控制外购仔猪数量,到7月份之后外购仔猪存栏占比就很小了。

养猪垂直媒体平台“猪易数据”预测,生猪市场可能在未来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内都会处于低迷的状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已经有很多人在成本线上挣扎。

即便是在2019-2020年的好行情中赚足了利润的小养殖户,这一轮下跌确实让他们回吐了不少。

王文涛表示,按照目前的收购价格,自繁自养的都不一定赚钱,因为不仅仔猪成本高,去年饲料成本也有一定上升。更为关键的是种猪生产效率问题。

据王文涛了解到的东北一些养殖场情况,养殖效率下降会无形中增大养殖户成本。在2019-2020年猪价行情走高的时候,一些养殖场对种猪的要求没那么高,即便产仔量少,养殖效率低,在高行情时容易忽视这一因素,到了猪肉价格下行区间,低效率的劣势便开始突出。自去年开始,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便建议前来咨询的生猪养殖企业,要更严格筛选种猪,以便提升产仔率。

新希望六和在上述记录表中提到,从周期来看,预计在二季度下半段猪价会有反弹,对应疫情损失和种猪在一季度淘汰带来的后续产能下降;从需求端来看,有一定的需求下降,按照2017、2018年来看,整体消费有所下降。所以供给在未来短缺,需求有一定下降,但整体猪价会有一定反弹。

牧原股份则相对悲观,在上述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预计,不论疫情如何影响,整个行业的产能恢复和价格回落是一个确定性事件,季节性波动可能会有,大概在今年第三季度,但猪价总体上升不切实际。“根据历史数据判断,2020年是一个高点,明年或者后年可能是行业的冬天,我们要做好行业寒冬来临的准备。”

据刘金涛判断,短期内(至少到2021年年底),猪价上行的概率不大。整个生猪行业应在市场经济自行调控之下还需要增加宏观政策指导性措施。

从企业角度讲,例如在河南,有双汇这类兼具屠宰、肉制品加工和销售功能的企业,生猪价格低,反而利好双汇猪肉储备。

当然如果生猪养殖企业拥有屠宰、销售肉类的能力,会在生猪低价格区间有所缓冲,但这不意味着产业链越长越好,此前有屠宰厂在猪肉低价期间储存大量生猪,但因没有肉品品牌和销路而最终导致屠宰厂破产的案例。

发布者: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90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