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耳毒株多样化,如何免疫更有效?专家这样说

《农财宝典》新牧网 记者 王之娴
蓝耳病一直是困扰养猪业的主要问题。5月15日,硕腾蓝耳病防控高峰论坛在南昌成功举办。讲课嘉宾探讨了包括关于疫苗免疫、I-4-4株、猪群净化等在内的蓝耳病相关最新话题。200余家规模化猪场现场参与,会议通过农财直播同步转播,8万人次在线观看。

/

硕腾大中华区总经理王庆

硕腾大中华区总经理王庆首先为论坛致开幕辞。他表示,硕腾作为全球领先的动保企业,对养猪领域进行了大量研究和投资,在中国希望做到本地化和本土化。硕腾苏州全新的疫苗生产基地可以在明年年初完成动态GMP验收,为中国用户提供更多优质产品。同时,在科研上也更加贴近本土疫病流行形势,满足更多中国本土毒株防控的需求。王庆感谢了用户长期以来的支持。
 
重组毒株占比增加应引起注意

/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周磊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周磊从病原学、流行特征、防控新挑战、防控应对策略四大方面讲述了蓝耳病的基本特征与防控。
他通过一个时间轴简要回顾了蓝耳病在我国的流行历史,其在流行过程中存在非常多的多样性。2014年之后在我国出现的类NADC30毒株极易与我国毒株重组,逐渐成为优势毒株。目前,我国蓝耳病流行以重组的类NADC30毒株和高致病性毒株为主。2017年发现的NADC34株,致病性相对较弱,其与NADC30也有重组病毒,值得注意的是,高致病性毒株感染猪的血清与NADC34毒株无法中和,而NADC30毒株驯化场,也会暴发新的NADC34株所致的流产。周磊提示需要持续关注其是否会重组形成新的强毒株。2020年10月后,美国暴发蓝耳lineage1c 1-4-4毒株感染,症状类似高热病。周磊提示需要关注其传入风险,他认为进口猪肉致其传入风险较大。

周磊表示,PRRSV疫苗毒的演化与野毒株的重组是驱动毒株多样性和新毒株产生的重要机制,类NADC30与疫苗毒重组频繁,猪场需要防止新毒株传入,减少重组几率。“重组虽然是随机的,但筛选是有方向的,环境会选择复制快的或者有免疫逃逸作用的或者传播能力强的毒株,使得疫苗对这些重组毒的保护效率下降。养殖场应减少不同毒株在猪群循环,减少重组风险。”周磊说。

/

大会现场 

1-4-4毒株可通过检测确诊
美国明尼苏达州圣彼得市猪兽医中心Dr Paul Yeske通过视频为与会嘉宾介绍了美国PRRS 1-4-4新毒株的防控实践经验。2020年底美国1-4-4毒株检测到的数量持续增加,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减食、流产、母猪死亡率增加、仔猪死亡率增加、木乃伊胎、断奶后死亡率增高、生长缓慢等。Yeske表示,该毒株一旦出现症状,便会在猪群中快速传播。目前来看进行诊断是容易的,其CT值很低,不难检测到病毒,可以通过检测得出结论。I-4-4毒株会导致高水平病毒血症,从而病毒大量传播,并且其传播与天气条件有关。对于1-4-4毒株管理,Yeske认为应尽可能多地引入后备母猪,采取封群净化,持续监控临床症状、生产数据以及去势处理液与仔猪断奶前血液检测数据。
 
活疫苗对同源强毒可完全保护,安全性与排毒相关

/

上海兽医研究所所长童光志研究员

上海兽医研究所所长童光志分享了“猪蓝耳病免疫防控困惑与出路”。他指出,蓝耳病毒具有遗传多样性,非常容易变异,现在的类NADC30毒株重组非常多,已经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采用免疫防控的方式是可行的,但是并不是依靠疫苗就能把问题解决的。童光志认为,减毒活疫苗对同源强毒的攻击可以产生完全临床保护,而对异源强毒的攻击只能产生部分保护;其不能阻止野毒感染,但可以抑制野毒复制,降低病毒血症水平和排毒。目前,由于流行毒株的多样性,可能会出现使用特定疫苗后仍然没能阻止蓝耳病发生。而灭活苗主要通过诱导产生中和抗体实现免疫保护,但PRRSV天生无法诱导高水平中和抗体。其诱导T细胞免疫的能力很差,佐剂只能提升非特异性细胞免疫反应。因此童光志认为,灭活苗虽然安全,但保护效果很差。

对于弱毒疫苗的安全性,童光志则指出,所有的活疫苗免疫后都会产生病毒血症,其持续时间长短和水平的高低与疫苗毒力正相关;有病毒血症就可能排毒,排毒可能导致疫苗毒在猪群传播,可能导致毒力返强。对活疫苗的安全性担忧主要源于其病毒血症和排毒特性,所以在保障足够免疫原性的基础上,免疫后不排毒的疫苗是安全的。在免疫抑制上,他认为,蓝耳病毒主要破坏淋巴细胞导致免疫抑制,细胞因子IL-1和IL-10显著升高。而弱毒疫苗不会对免疫细胞带来破坏从而引起这种免疫抑制,蓝耳活疫苗引起的免疫抑制是活苗通常范围内,并没有突出表现。

童光志提出未来蓝耳防控的两条出路:设计高安全性不排毒的活苗、可鉴别的标记疫苗、提高交叉保护效力的广谱疫苗或者走PRRSV净化的道路。他认为,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猪场应根据实际情况去采取相应措施,单方面的行动都不足以解决这个问题。
 
猪群有必要建立PRRS评估和追踪体系

/

硕腾(中国)猪业务事业部技术总监王科文

硕腾(中国)猪业务事业部技术总监王科文分享了PRRS评估与追踪体系的建立。他提出了一些防控PRRS实践中遇到的难题,如后备母猪驯化时间、方式和混群时间是否合适?母猪群生产成绩的波动和PRRSV是否有关?如何判断母猪群确实是稳定的?PRRSV对哪个阶段生产有影响?选择什么疫苗,效果如何?如何减少重组风险?……他认为,PRRSV除自身影响生产外,还影响其他疾病的表现,对生产系统影响深刻而复杂,需要确切了解PRRSV本身及其感染状态的变化和其对生产的影响,以便分析相应防控措施的有效程度,厘清问题,优化防控、清除措施。因此建立“PRRS评估和追踪体系”是有必要的。他随后分别详细讲述了追踪后备母猪驯化(SOS),评估和追踪母猪群稳定性(SPPS),追踪生长育肥猪的感染状况(SPSOS)的具体方法。

/

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黄毓茂

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黄毓茂则通过生动的视频和图片,以及详实的实验数据分享了一次不同品牌疫苗对某高致病性蓝耳病毒株的免疫攻毒保护效果对比实验。分别设置阴阳性对照,以及瑞兰安、某经典株、某江西株蓝耳苗免疫攻毒组共5组进行实验。观察并对比临床症状、体温升高、细胞因子变化、病毒载量变化、抗体变化、日增重、组织病变等指标。结果显示,瑞兰安在安全性和免疫保护效力上均表现更好。

硕腾全球猪业务技术总监Dr. Jose Angulo 分享了瑞可新的抗炎症和免疫调理效果在防控PRRS中的应用。他总结,PRRSV感染很难预防,其影响肺泡巨噬细胞功能并促进炎症反应,为条件性致病原提供很好的条件,而体外研究表明泰拉霉素(瑞可新)能够恢复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并减轻由PRRSV导致的炎症反应,瑞可新与正确的监测两者结合可以很好地控制住呼吸道疾病及蓝耳病的爆发。
 
免疫防控和净化案例分享

/

北京二商肉类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养殖事业部技术总监李延明

北京二商肉类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养殖事业部技术总监李延明分享了十年的蓝耳病防控经验。主要探讨了稳定场采取怎样的防控措施,弱毒疫苗在不稳定场的应用,以及活苗和灭活苗分别的防控效果。他认为疫苗应用是蓝耳病防控的手段之一,猪场发生蓝耳病时紧急用蓝耳弱毒疫苗免疫会给生产带来很大帮助。应用蓝耳弱毒疫苗免疫的蓝耳病阳性场,当蓝耳病毒活跃时,损失较轻。近年来的生产实践证明,对于未受蓝耳病毒感染的断奶仔猪,提前免疫弱毒活疫苗能够降低保育仔猪的感染比例,改善临床症状,降低死亡率。

/

PIC中国健康保障经理夏天

PIC中国健康保障经理夏天分享了蓝耳病的净化策略和两个实操案例。他认为,蓝耳毒株的传播能力对蓝耳净化的策略应当值得思考。猪场选择使用弱毒苗和野毒净化的策略,不应该仅仅关注净化场的经济学比较,其对下游猪场由于新毒株的引入导致的损失,才是考虑的核心。血清驯化或者病料返饲,蓝耳阳性血清获取和血清的病毒定量都限制了使用血清的选择。

/

硕腾(中国)猪事业部总经理钱卫东

硕腾(中国)猪事业部总经理钱卫东为用户送上“战蓝行动大礼包”,包含全年蓝耳病检测服务、全年蓝耳病专家点对点团队服务,参加活动的用户使用瑞兰安配套奖励瑞兰安价值30%的瑞可新,1万元封顶。
 
最后,5位专家对部分猪场提问进行了现场解答。

/

现场答疑环节

问:活加灭的免疫方式能起到免疫效果吗?
李延明:发病后灭活苗免疫效果不是很好。
黄毓茂:当前引种无法挑选到毒株一致性的种猪,后备母猪合在一起时,有时候免疫弱毒苗不行,这时在感染的基础上,使用灭活苗加强,通过提高抗体水平达到交叉保护的目的,把后备母猪各种毒株归零,然后为了简化生产流程再引进1个弱毒。
 
问:三元母猪是否更容易感染蓝耳病?
周磊:的确存在不同猪只个体对蓝耳病的易感程度不同,可能和基因有关系,但是三元母猪更易感染蓝耳病可能是生产管理导致的。
 
问:蓝耳发病后,感染(非洲猪瘟)弱毒是否有办法解决?
王科文:所谓弱毒在田间流行,如果蓝耳稳定损失会小很多,侧面提示在未感染非瘟前,要尽量把蓝耳病做稳定。
黄毓茂:非洲猪瘟弱毒,如果是蓝耳稳定或者阴性是没有太大影响的(有影响但是还可以接受),如果这时打蓝耳弱毒,3天清场,与哪个公司的苗无关,一检测非瘟蓝耳都在,临床表现是分不出来的。
 
问:蓝耳双阴性的种猪场,客户购买种猪是否要打疫苗?
夏天:尊重客户的意愿,如果想要免疫的,选择好的弱毒苗。
李延明:既然付出了双阴性猪的价格,就不应该打疫苗。
周磊:也许为了保持场内毒株一致性,购买双阴性猪再免疫也是可以的。
 
问:如何更换蓝耳疫苗?
王科文:上次打完疫苗后至少间隔一个月再更换,减少病毒在同一个细胞相遇的机会,减少重组机会。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87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