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企转型养殖是必然之路?8位大咖这样说!

2020年,随着生猪产能的恢复,各大饲料企业的饲料产能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同时,饲料企业也面临着原料紧缺、替抗、升级转型等多重挑战。有数据显示,2020年新增含“饲料加工”关键词的注册企业有4.4万家。
 

 饲企转型养殖是必然之路?8位大咖这样说!

 

饲料企业竞争激烈,2021年,如何用更低成本实现更多效益?如何在此形势之下实现升级转型?这是饲料企业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要思考的两大问题。2021年4月16日,由南方农村报社主办,农财宝典新牧网承办的2021中国动物营养T20风云会暨第二届中国畜牧业替抗峰会在美丽的山城重庆举行。

本次圆桌论坛分享嘉宾:
主持人: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冯定远
旺大集团董事长/广州饲料行业协会会长钟世强

帝斯曼动物营养与保健大中华区&亚太区副总裁王强

广东领鲜集团总裁何显坤

禾丰集团常务副总裁高全利

四川特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唐健源

福建傲农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集团董事黄华栋

杭州眺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瑞忠

替抗之后用药量反而增加?想要真正减抗有效果路还很长

1. 2021年是国家提出饲料禁抗后的第二个年头,同时也面临着诸多疾病防控的风险。禁抗之后,猪病、禽病是否得到了有效的防控?

钟世强:饲料替抗,在成本上肯定是有所增加的。至于疾病防控,目前来说,最严峻的疾病还是非洲猪瘟。由于有非洲猪瘟的存在,其它疾病如流行性腹泻发病可能会与非瘟混淆,养殖人员也就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病。因此,我们也无法准确得知替抗之后,猪病是否得到了有效的防控。

 

高全利:这个问题最终还得看养殖端的反馈与评价。非瘟发生之后,我曾经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防住了非瘟,也能防住其它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替抗之后,疾病反而增多了,抗生素的销量也因此增加。现在的情况是,饲料禁抗,但用药增多了。总结下来,还是养殖场的环境差、防控力度不够,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王强:对于帝斯曼这种做添加剂和预混料的企业来说,我们也能够分享一些我们所接触到的案例及经验。对于替抗,我有两层感受。1.表面解决。饲料和养殖端紧密相连,从欧洲的禁抗经验来看,他们在禁抗后3年,全过程的用药量是上升的,跟我们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2. 简单解决。在禁抗和非瘟之中,显然,防非是更为紧迫的事。目前我们在禁抗上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要真正有效果、保证效率,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2. 南方即将进入高热高湿的雨季,也就是各种疾病高发的季节。替抗之后,各位嘉宾认为该如何升级产品与方案,用营养保健助力疫病防控?

何显坤:南北方因为气候不同,饲料配方也不同。我们会通过调整配方来助力疫病防控。除此之外,南方雨季即将到来,非瘟防控风险增大,我们也会在饲料运输的过程中加强对饲料生物安全的监管。

 

王强:对于帝斯曼来说,我们不会转型养殖,但我们会在添加剂、预混料领域做专做精。我们不断优化方案,推出维乐赢®️,也是为了在饲料添加剂层面上帮助养殖户来防控疫病。尤其是南方即将到来的雨季,我们可以用产品在饲料、饮水两方面做支撑,用健康营养的方案帮助养殖户养好猪,同时满足畜牧业对生物安全、降本增效的需求。我们也希望能够在以健康为基本营养目标的管理体系之上,与行业内人士共同探讨产品、方案,大家共同合作,迎接挑战。

多元化发展并不如想象中美丽,需建立在专业化的基础上

3.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饲料企业如果仅仅生产饲料,竞争力将会逐渐被削弱。也有越来越多的饲料企业布局养殖,各位嘉宾是如何看待巨头饲料企业转型养殖的趋势?

朱瑞忠:转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都去转型养殖,肯定是产业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社会分工的前提是价值分配要合理。目前,我国产业链比较破碎,对于饲料企业来说,这种价值分配很不公平。养殖端有高利润,消费者多,流通端多。对于上游企业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利润。从这个角度来看,还是要建立合理的价值分配体系,才能够促进发展。

 

高全利:其实饲料企业进入养殖行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主动,一种是被迫。对于大集团来说,竞争养殖是必然,他们仍然有着非常大的增长空间。我国的畜牧行业是一个复合型的行业,产业链很复杂,未来行业也必将走向以食品为导向的产业道路。

 

唐健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难有一个优秀的集团是只做饲料的。因为在产业化集群化规模化的趋势之下,全产业链是必然趋势。同时,健康安全食品也是在逐渐形成的体系。

4. 非瘟及替抗之后,各位嘉宾所在企业的猪、禽、水产等不同饲料产品线的销量、布局比例有了什么改变?

黄华栋:最开始我们是只做猪饲料,2018年,我们被动转型,到了今年,我们的猪料大概占整个产品线的50%-60%,禽料大约占30%-40%,水产料大约占10%。我认为,要扩大规模一定要丰富产品线。未来我们也将重点维持猪料市场,布局水产料市场。

 

唐健源:非洲猪瘟发生之后,我们的猪料占比已经降低到了60%。但非洲猪瘟也给我们带来了机遇。我们被动做禽料之后,今年禽料和猪料的销量都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这也得益于非瘟之后管理水平的提升。正所谓“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产品线还是尽量丰富比较好。

5. 非瘟发生之后,很多饲料企业的业务逐渐又从专业化(专业做猪料)回归到多元化(猪料、禽料、牛羊料、水产料)饲料生产,各位嘉宾们如何看待这种趋势?

黄华栋:如果要发展多元化,一定要具备抗风险能力。基于此,我建议中小企业谨慎布局。多元化发展看似合乎逻辑,其实这条路很难走。我们在这三年多里痛苦转型,真切感受到了在投入新产品时的不易。比如傲农,第一主业是饲料,同时有养殖端作为支撑,有了这个基础和资产,我们才能够发展其它产品。

 

王强:多元化发展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丽。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可以思考一下:如果本来在专业化的某个领域做得并没有那么好的时候,难道跨行就一定能赚钱吗?这个答案大概率是不会的。因此,我认为,未来的多元化或许是建立在专业化基础上的多元化,这个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6. 在养殖端寡头化格局加速的情况下,各位认为中小饲料企业,尤其是中小猪料企业是否还有生存空间?

何显坤:中小企业,目前发展就是为了活下来。生存空间肯定还是有的。领鲜就是多元化发展,不管是上游还是下游都在做。我们现在也不敢大力发展,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地走。未来我们会走差异化道路,比如在中药产品上做到专业化。

行情是大家做出来的,盈利才是自己做出来的

7. 2021年,猪价更为扑朔迷离。各位如何看待接下来的猪价?

朱瑞忠:价格终究由供求关系决定。可以预见的是,养猪并不会长期高利润。利润高,社会资本进入,产业规模大,供给足,猪价肯定会下跌,这是必然的趋势。对于饲料企业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推动技术进步,用低成本推广产品。

 

钟世强:去年下半年疫情比较严重,抛售的情况也大大增加。虽然上个月猪价略有下跌,但我认为下个月猪价还会上涨,能够涨到15-17元/斤。之后是饲料旺季,一季度我们就增长了40%,我对于之后饲料销量的增长还是很有信心的。

 

高全利:大家需要记住一句话,行情是扛不住的。现在的高猪价也是因为由巨大的外部因素在干扰。至于是什么外部因素,大家都心照不宣。从目前的情况看,疫情的走势很难判断。如今,疫情的扩散逐渐从北方走向南方,接下来就是养殖户与病毒的博弈。疫苗原本是一种防控方式,但还没有开发出来,疫病防控的不确定变量就很多了。从这个角度出发,今年猪价肯定会低于去年,因为今年猪比2020年多、恢复产能的能力及应对方案都有相应的增加。行情走低是必然,但仍然会是好的。把猪养好,并不是靠行情,而是靠防控能力。养猪亏损,其实不一定是因为价格低,而是因为猪的损失太大。整体来讲,近两年,我们所在的区域损失较小,猪料的销量也就增长了5倍。我想对大家说,行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养好猪才重要。因为行情是大家做出来的,盈利才是自己做出来的。盈利的关键,就是养好猪,防好病。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79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