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控好霉菌毒素或可“省”回饲料涨价的成本

来源:《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曾慧玲

新年刚过,养殖业又迎来饲料涨价潮。据悉,玉米价格已从去年的1800元/吨持续上涨超2800元/吨,涨幅高达55%,这无疑增加了养殖成本。而养猪人不知道的是,饲料原料还面临着霉菌毒素污染的风险,这不仅会偷走饲料中的营养成分,还在无形中压缩了养殖效益。

那么,该如何做好饲料原料的抑霉、杀霉工作减少养殖场的损失?1月7日晚,百奥明饲料添加剂(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奥明)高级技术经理、猪板块销售总监、南京农业大学临床兽医博士王金勇做客农财直播间,分享了《霉菌毒素风险评估及管理策略》的主题报告,助力养殖场降低霉菌毒素风险。(扫描下方图片二维码或点击蓝色字体即可观看直播回放霉菌毒素风险评估及管理策略)

防控好霉菌毒素或可“省”回饲料涨价的成本

猪料污染以呕吐毒素为核心,伏马毒素(烟曲霉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协同

据了解,百奥明专注霉菌毒素处理已达35年之久。王金勇介绍,1996年以来,百奥明一直践行着全球霉菌毒素检测计划,15年来累计检测了100多个国家超过10万个样品,反映大中型企业原料与饲料情况。主要检测黄曲霉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呕吐毒素,伏马毒素,赭曲霉毒素,T-2毒素等六大类毒素,每年的玉米小麦普查则体现玉米、小麦产区与年份变化,旨在为精准采购、明确检测方向,合理选择脱霉剂,规避饲料风险提供依据。

根据检测数据分析,王金勇介绍,国内猪料霉菌毒素污染主要是呕吐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和伏马毒素、部分区域肥育猪料存在黄曲霉毒素污染。2020年百奥明委托ROMER实验室对1610份样本进行霉菌毒素检测,发现不同产区的玉米,各种毒素的含量大不相同。他总结道,猪料霉菌毒素污染最主要特点为呕吐毒素为核心,伏马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协同,毒素协同放大了中低霉菌毒素的危害。可见,霉菌毒素的危害之广。

霉菌毒素造成免疫抑制、病原易感、脏器损伤

想必养殖户对霉菌毒素都不陌生,其杀伤力不亚于其他疫病对猪群的损害。王金勇介绍,霉菌毒素首先损伤消化道黏膜,给病原入侵大开方便之门,营养吸收、菌群失调、腹泻、肠炎等逐级展现;进而是免疫抑制为群体健康与危害性大的传染病铺路,最后才是入血到达靶器官,从病变与症状上对外宣布霉菌毒素的战斗成果,进而导致机体免疫抑制,生产性能降低。

对于每一类毒素的危害,王金勇详细谈到,饲料中500ppb的呕吐毒素可以造成肠粘膜损伤和免疫抑制,实验证实饲料中500ppb呕吐毒素情况下沙门氏菌肠道透过效应大幅度提高和肠道炎症反应增加;700ppb则可以影响到采食行为;更高的呕吐毒素水平则导致疫病高发,群体健康问题突出。

伏马毒素协同呕吐毒素损伤肠道与免疫,入血后损伤肺脏、肝脏等,进而增加呼吸道疾病发生风险。呕吐毒素和玉米赤霉烯酮的协同效应则会损害生殖系统,造成猪群假发情,影响发情排卵胚胎发育问题,造成产子少和仔猪八字腿等情况,这些繁殖损失粗略估算,按照每头母猪每年1头仔猪损失并不为过。在后备母猪培育阶段,如果用肥育料,霉菌毒素风险会更高,影响繁殖成绩使得淘汰增加等问题。

简而言之,霉菌毒素影响的是群体健康与生产成绩。在非瘟压力的情况下,霉菌毒素造成的黏膜损伤和免疫抑制会给非瘟创造机会,非瘟进场情况下,霉菌毒素带来的群体健康问题,会造成更多的可疑对象被无辜清除,带来更大损失。所以科学防控霉菌毒素,对于安全养猪具有重要意义、不可忽视。

采用“吸附+生物转化+生物保护”解决霉菌毒素

因此,做好霉菌毒素的风险防控和管理对养殖场来说具有提质增效的效果。王金勇建议,把好原料关是最重要的防控环节,以玉米为例,在选购的时候,要关注玉米的产地、年份、水分、容重、霉变粒和存贮条件等,与此同时,还要控制好饲料加工和应用环节,如湿拌料,料管、料线、料仓、料槽等环节的管控。为了让养殖户更直观地评估霉菌毒素的防控效果,王金勇还分享了评估指标要点,见下图:

防控好霉菌毒素或可“省”回饲料涨价的成本

为了更好地帮助养殖场解决霉菌毒素问题,王金勇还推荐了三大针对性策略:采用吸附的方式处理伏马毒素(烟曲霉毒素)、内毒素以及黄曲霉毒素等;难以被吸附的霉菌毒素,采用生物转化的方式(如酶解)处理呕吐毒素、玉米赤霉烯酮;采用生物保护的方式,使用海藻酸钠改善免疫。总而言之,如果出现症状,要查找原因,监控原料,短期加量;如果单一毒素过高,就要单独强化处理。

事实上,除杂和吸附各有其优缺点。“除杂有价值,但除杂降低毒素有限。”王金勇解释,假定原来玉米呕吐毒素1000,玉米赤霉烯酮300,1%杂质中毒素为10000ppb ,3000ppb,除掉1%杂质,玉米毒素为呕吐900ppb和270ppb,毒素为原来90%。对于吸附而言,其作用也仅局限在部分种类的霉菌毒素,例如黄曲霉毒素容易吸附,但却难以吸附呕吐毒素,而且对不同霉菌毒素的吸附效果也不一样,具体见下图1。王金勇提醒,吸附黄曲强,不意味着吸附伏马毒素强,因此吸附伏马毒素对吸附剂是个考验,需要精选吸附剂才能处理伏马毒素。对此,百奥明推荐了一套吸附剂的筛选流程,见下图2。

防控好霉菌毒素或可“省”回饲料涨价的成本

图1

防控好霉菌毒素或可“省”回饲料涨价的成本

图2

除此,解决霉菌毒素问题还可以使用脱毒剂。据了解,百奥明也有一款脱毒剂—百霉清。王金勇介绍,百霉清获得了欧盟的权威认证,明确了霉菌毒素污染规律和能够达到的功效,能有效酶解玉米赤霉烯酮,高效吸附伏马毒素和内毒素。经过百霉清吸附营养测评发现,添加2公斤/吨饲料,可以吸附维生素2%,而且通过精选矿物,能最大限度减少吸附多维。此外,同时也获得了行业的认可,连续两年荣登《农财宝典》新牧网的最具影响力脱霉剂产品榜。

观众:进入寒冬,养殖户在储存饲料上,要特别注意哪些方面?

王金勇:首先饲料通过熏蒸送入库房后,建议敞开苫布,保持通风干燥。其次,冬天室内湿度也不低,金属料管很容易产生冷凝水形成下料管内结块,敲打料管就可以发现此问题。

观众:毒素一旦进入动物肠道内,会造成什么影响?该如何防治?

王金勇:养猪就是养肠道,霉菌毒素伤害的起始点就是肠道。一旦被伤害就容易百病丛生。而呕吐毒素和伏马毒素是会对肠道造成比较大的影响,会损害肠黏膜。对于已经造成的损伤,可以选用优质的丁酸钠产品促进修复,补充微生态改善菌群失调;当毒素入血后,可以适度添加一些维生素C、葡萄糖等,促进毒素的排除,此外可以适当使用一些解毒排毒的中药产品。对于饲料中仍然存在的霉菌毒素问题,选择有效的脱霉剂适度加量1~2周后,症状有所缓解后,再把脱霉剂的使用量降低到常规水平。

观众:轻微的霉菌毒素是否难以眼观辨别,应该怎么快速判断?

王金勇:霉菌毒素风险判定是靠检测,现场粗略判断可用手机拍照玉米小麦,放大对比很容易分辨原料霉变情况。如果原料已经加工成饲料,几乎很难用肉眼判别出是否为霉菌毒素,只能看见发霉的斑块,比如敲打料槽或料管便会有结块出现。

观众:如何预防和控制霉菌毒素?

王金勇:自配料的话,可以采用对掺不同地区的原料降低毒素风险;对于有检测条件的猪场,可以根据检测结果适当添加值得信赖的脱霉剂;如果不具备检测条件的话,可以使用手机拍照辅助判断,或者根据经验,判断原料产地、年份等关键信息,这也是一个方法。

目前绝大部分企业都开展了霉菌毒素检测,饲料霉菌毒素大都是合规的(GB 13078-2017)。养殖现场的霉菌毒素防控主要是在合规的情况下,应用脱毒剂降低中高风险水平的霉菌毒素。

观众:如何解毒,脱毒剂用多了是否对机体产生影响?

王金勇:长期使用1.5公斤脱霉剂是没影响的,如果用量超过2公斤的话,养殖户就应该谨慎使用了。有些养殖户误认为使用便宜但剂量大的脱霉剂也可以起到作用,事实上质量不过关的脱霉剂,使用量再高也解决不了问题,建议科学使用,不盲从,抓住主要问题,使用最少量的脱霉剂解决霉菌毒素,减少对营养成分的干扰。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1/66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