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芯片”被卡脖子?实现种猪国产化要靠它

减少种猪进口来保护中国种猪?其实现在进口的还远远不够!‖江西派尼特约·周一见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吴昊晖

一场非瘟,让猪价起飞,也让养猪业从无人问津变成社会热点。外行要来养猪的事情我们已经见怪不怪。其实还有一种“外行”也在进入养猪业,许多大众媒体甚至财经媒体开始大篇幅报道养猪业。本来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多了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能够让行业人从新的角度来理解养猪业。但是有时候,一些媒体对养猪业想当然的解读,却会令真正的行业人哭笑不得。

比如最近,一篇说种猪依赖进口,惊呼中国猪种要灭绝的文章在微信群里广泛传播。里面还引用了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的话说,养种猪就是做“猪的芯片”,而猪的芯片现在必须要冲上去,要解决种猪国产化问题。一时间许多热心读者纷纷联想到了华为以及国产手机芯片的种种遭遇,一起疾呼赶紧减少乃至停止进口国外种猪,保护中国种猪。

“猪芯片”被卡脖子?实现种猪国产化要靠它

作为行业人,我们肯定要体谅大众这一波对中国种猪的关心,这种民族情结值得尊重。但是事实同样需要尊重。

首先我们看看刘永好说的原话,这句话本身显然是没有问题的。这番话是在近日刘永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回答记者关于如何在保障猪肉市场的稳定方面做工作的问题时说的。他提到了四点,包括大资本投入养猪、高科技投入、推动种猪国产化、环境保护。他还专门提到“新希望成立了专门的公司进行育种。现在原种猪很多是靠进口,这种格局必须要改变,所以必须要有自己的种猪。”

这同样是事实,根据农财数读统计,2020年上半年种猪进口量暴增,仅1-6月全国种猪引种量已达10591头,为历史同期最高纪录。而根据国内猪企目前已公布的引种计划,今年内的种猪引种量极有可能创历史新高。据布瑞克农业数据预测,2020年种猪进口量将超过20000头,创历史新高,2021年将延续这一态势。

不过同样的事实,解读的角度却可以大相径庭。相比于所谓的中国种猪灭绝论,行业人都很清楚,今年种猪进口暴增的原因就是非瘟。非瘟带来的猪肉减产固然严重,但对种猪行业带来的破坏影响更为深远。

根据农财智库的调研,到今年3月为止,全国种猪核心群较非瘟发生之前下降超过30%。而根据农财智库的统计,在非瘟发生前,中国要维持3000万二元母猪的需求下,需要保有134万头祖代纯种猪,12万曾祖代核心种猪。可以推测纯种猪的缺口高达40万头以上。
“猪芯片”被卡脖子?实现种猪国产化要靠它

二元母猪的缺口还好说,现在行业大量使用三元母猪临时顶上。但是纯种猪显然没法这么干。而且三元母猪大量使用,给整个种猪群带来的性能退化也是非常明显。育种本身就是一件漫长的事情,对于一直相对世界先进水平落后的中国种猪业更是如此。有一位育种专家就感叹,非瘟让他十几年的育种成果一夜之间回到原点。

形势比人强,中国种猪业面临着非瘟过后的“灾后重建”。这个时候所有能够对行业有帮助的做法都应该积极采纳。要更快的恢复中国的核心种猪数量,乃至整个中国养猪业的产能,现阶段持续引种非常有必要。

不可否认,之前的中国种猪业,确实曾陷入“引种—退化—再引种”的恶性循环。中山大学教授、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陈瑶生接受农财宝典采访时就曾坦言,作为一种商业行为,引种其实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引种以后没有后续的工作。为什么一些小国家的种猪在国内能够拥有自己的品牌,而我们一个巨大的产业不能够产生高端的种业?

对于中国种猪业来说,创纪录的引种数量过后,能不能投入同样力度的育种,才是决定中国种猪命运的关键。民族情结和拥抱世界其实不一定就是矛盾。尝试将国外的先进育种体系过渡到中国自己的体系实现运营,建立国家遗传评估系统、区域性种猪育种联盟、高效的种猪共享平台和机制等等,我们看到许多行业人都在通过各种方式努力中。脚踏实地的奋斗,而不是嘴上的不忿,才能真正让我们实现华系种猪的梦想。

发布者: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0/9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