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助力乡村振兴养鹅致富的带头鹅 ——访辽鞍呆头鹅联盟

/

辽宁鞍山地区是全国种鹅和种蛋孵化最集中的地区。

鹅,食草禽,耐寒、抗病能力强、饲养污染小,据FAO统计,2001年中国养鹅数为4.56亿只,占世界总量90.65%。2018年全国鹅出栏6.32亿只,世界养鹅大国非中国莫属。

辽鞍呆头鹅联盟通过企业联合,把国内的优质信息和资源提供给养殖户,让他们能够选择更好的品种,更好的养殖方式,获得更优质的动保产品、饲料、鹅雏,不管是养种鹅还是养肉鹅都能降低风险,增加获利能力。

呆头鹅联盟每年向河南、山东、四川、安徽、江苏等南方省份以及新疆调运质量有保障的种蛋数量达1300万枚;联盟自有养殖场,自我总结了13年的种鹅、肉鹅养殖经验,形成从棚舍搭建、进苗、育雏,到青年鹅、种鹅、老鹅饲养各环节的成型方案,配套饲料厂,孵化场,专业的诊疗和保健机构,为养殖户提供全方位的物资、技术保障。

/

普莱柯“减负行动大调研”小分队走进位于辽宁省海城王铁村的海龙鹅业

2020年11月,东北第一场雪后,中国动物保健与普莱柯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携手走进辽宁海城,采访了鞍山呆头鹅联盟的海龙鹅业总经理徐海龙和鞍山佳利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谷远旭。

/

/

受访嘉宾:海城海龙鹅业总经理徐海龙

全国种鹅存栏大约500万只,估算年产种蛋4亿枚,孵化雏鹅大约3.5亿只。海龙鹅业所在地王铁村是全国种鹅养殖最密集的地方,距王铁村60公里的台安县是“全国养殖鸭鹅第一县”,在孵化季节,每周可收集种蛋200万枚,孵化工作持续半年,可出5000万只鹅雏。雏鹅供应辽宁本地外,还远销河南、河北、黑龙江、吉林等省份,海龙鹅业主要品种为三花鹅、白鹅和灰鹅。

/

/

/

“呆头鹅联盟”成员海龙鹅业的孵化车间

/

受访嘉宾:“呆头鹅联盟”鞍山佳利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谷远旭

问:鹅是食草禽,饲养周期长,饲料成本高,呆头鹅饲料如何改进?

/

我们率先把鹅的饲养阶段做了明确的划分,确定肉鹅3.5阶段,种鹅7阶段。进行阶段性饲养的好处一是降低饲料的投入,降低养殖户的成本。通过科学的营养配方减少浪费;二是恰当的营养能够正好保证鹅的生存,又能保证生产;目前呆头鹅饲料的销量,0-3周小鹅颗粒料一个月几千吨,500吨预混料能配出种鹅饲料1万多吨,相当于154万只种鹅的吃料。

问:近几年雏鹅痛风发病率普遍较高,严重影响了雏鹅的成活率、均匀度和后期出栏率,听说呆头鹅联盟通过饲料调整解决了这个问题?

/

营养型痛风实际上是日粮蛋白超过23%,饲喂10天左右就会产生营养型痛风,还有缺水导致尿酸盐代谢出现障碍,也会造成营养型痛风。

我们目前看到痛风的情况,一般在20天之前发生的比较多,20天之后相对少一点,用我们饲料的养殖户痛风发生几率非常小,因为我们最开始研究饲料的时候也有痛风,后来就不断地进行调整,现在0-3周小雏专用颗粒饲料,痛风发生几率非常少,而且即使发生都是点状发生。在北安有一个户,他的头一批鹅发生痛风5000只,最后剩了150,第二批鹅6000只改用我们的饲料,入栏到20天的时候只死了9只。

预防痛风的发生,除了饲料,就是环境。在育雏期间保证不要出现低温,6月份之后着凉肯定得病,在6月份之前,这种现象又很少。4月份即使凉也没事,12月份也没有痛风,今年我转7月份育雏得的反而多了。鹅的机体在潮湿的环境和干燥的环境下,体感温度和体内应答是不一样的。今年我们在育雏的时候做了一个实验,看看痛风怎么诱发?一个棚700只就没有一个痛风。另外一个棚雏鹅14日龄时赶上一场大雨,热风炉也不好使,16日龄时就发生痛风了。发现一个马上治就解决了,19日龄都康复。

霉菌是诱发痛风造成肉鹅不间断死亡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从现场可以看到,从40日龄,一直到60日龄,甚至养到120天的长天鹅还死,死亡时间集中在这个阶段的就很诡异,最后究其原因,就是一个饲料霉菌毒素的累积效应。另一个霉菌毒素来源于环境,如潮湿的棚舍垫料,细菌超标的水源等。霉菌毒素是很难消灭掉的,主要是采取环境的控制,吸附只能起到一部分作用。

问:除了痛风,还有哪些疫病需要控制?

/

小鹅瘟、副黏、坦布苏病毒,还有流感,这些都能够借助疫苗等手段控制。比如小鹅瘟,无论是预防还是紧急治疗,普莱柯的小鹅瘟病毒精致蛋黄抗体注射之后产生的免疫效果和治疗效果都是不错的。

农户的鹅多以大棚平养,昼夜温差大,环境差,还要注意大肠杆菌、沙门氏菌,巴氏杆菌等感染。

问:呆头鹅联盟未来会如何布局?

/

联盟现有5家企业组成。将来会吸纳更多的包括屠宰、孵化、药企、诊疗机构进来,形成区域布局,辽宁鞍山地区是全国种鹅和种蛋孵化最集中的地方,以辽宁为基础,依次向黑龙江、吉林,江苏、河南、山东、山西、新疆拓展,将来形成以辽宁、河北、山西和新疆一小部分作为种鹅的重点发展区域。以内蒙、黑龙江、吉林还有新疆的一大部分作为肉鹅的重点发展区域。因为我们本地的种鹅数量多,产的种蛋自己消化不完,向河南、山东、安徽和四川等市场调运,在当地孵化,养成肉鹅。我们要做的:一是促进成活率的提高,二是跟屠宰企业沟通,按照屠宰企业需求去确定哪个地区养什么品种,这样有针对性的饲养,避免盲目性导致卖鹅难。

鹅的饲养周期长,采食量相对高,它的料肉比就大。而屠宰企业和餐桌都要求老鹅,体重,鹅肉风味,低成本。这本身就是矛盾,但我们也得从品种上尽量去改良。研究饲料怎么促进短天鹅肌间脂肪沉积,从氨基酸调整上把它变得更好吃。

种鹅下蛋的季节性太强,养殖成本高。我们进行设施化反季节的种鹅饲养,和技术权威和专家探讨哪些地方适合做哪个品种的反季节,现在已经取得一些成果,只要鹅达到性成熟,我们就可以按需改变下蛋季节。从鹅苗孵化上面,我们也会逐渐解决大品种不好孵的问题。总之最后形成的局面,就是把鹅的产业渐渐地像肉鸡一样实现标准化养殖。

将来在鹅的产业里呆头鹅应该是一个品牌,在品种上我们也会推出一个品种就叫呆头鹅。要加入到国家的品种目录当中去,现在就应该做努力。

/

采访后记

除了高档食材鹅肝,广东的烧鹅仔、东北的炖大鹅,品质较好的羽毛球比赛用球,都是用天然鹅翎制成,一只羽毛球需要选用两只鹅的同一侧翅膀上的翎羽制作。因油脂低蓬松度高更轻盈,鹅绒是制作高档防寒服的优选填充物。延伸开来,似乎一只鹅可以给人类带来相伴的快乐、可以享用的美食、能够感受的温暖和健身的乐趣。鹅的全身几乎都是宝,在广袤的农村,鹅有着更为美好的发展前景。呆头鹅联盟在产业联合的路上,扛起带头人的责任,正带领着更多的养鹅人实现养殖致富梦。

本文来源:积牧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0/66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