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巨头股价“腰斩”

股价涨涨跌跌,财富增增减减。

刘氏家族四兄弟——言、行、美、好,放在前几年,刘永好家族财富是比不上二哥刘永行的,但是借着猪周期的来临,养猪富豪们的财富急速膨胀。

胡润百富榜数据显示,2018年刘永好家族财富为380亿元,2019年下半年猪价大涨,刘永好身家增至800亿元,个人财富超越二哥刘永行。而到2020年时,刘永好家族财富再次翻倍,达1600亿元,与本家刘强东并列全国第16位。

这个过程中,上市公司新希望扮演了绝对主力。2019年年初,公司总市值不过307亿元,到今年的高点已经增至1776亿元,持股比例近55%的刘永好家族,财富因此暴涨。

然而,没有一直上涨的商品,连黄金都不例外。

自今年9月2日创下42.2元的新高后,新希望连续四个月回落,股价打五折,刘永好家族持股市值损失近500亿元。

直至12月28日,方出现短暂企稳迹象……

一月缩水一百多亿

12月28日,某财经APP推送了个消息,将“二师兄”比喻成了印钞机。

虽有夸张,实际情况也差不了多少。行业老大牧原股份,前三季度营收181亿元,净利润102亿元的数据,就足以说明问题。

相比之下,新希望业务稍微庞杂一些,有饲料、禽类养殖、生猪养殖,还有食品和商贸,就是都不怎么赚钱,公司上半年饲料、禽类业务毛利率只有7.87%和5.26%。

同期,公司生猪业务毛利率则达到42.6%。可以说,养猪是近两年拉动新希望业绩增长的最主要动力。

就四季度来看,新希望生猪销售价格环比有所回落,但是单月销量在完成“全年800万头”出栏目标的压力下,却在不断提升,如11月就达到了138.52万头。要知道,今年前4个月公司生猪总销量尚不过113.4万头。

如此看来,当季公司盈利能力不会出现过于明显的变化,整体可能与三季度相差不多,全年利润规模是很有保障的。

不过,这挡不住二级市场股价的连续回落。

9月初开始,新希望一路下跌,最大跌幅达51.4%,市值损失超过800亿元。

“虽然行业出现了整体性的回调,但新希望的调整幅度更大……很多投资者,有投入较早的,账面盈利相比高点出现了大幅回撤;有进入时间较晚的,可能已经出现了相当的亏损,其中有一些加了融资杠杆的,更是承受着巨大压力。对此,我们非常关注,感同身受,也非常理解大家的焦虑。”12月27日新希望接受机构调研时,公司董秘胡吉并不避讳。

刘永好家族压力也不小,按照其近55%的持股比例计算,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其持股市值已经蒸发460亿元左右,相当于一个月就要损失超过115亿元。

公司这么赚钱,新希望缘何又会连续杀跌?

二级市场看重的是预期,是业绩提升的空间,新希望现在就面临这个问题。

首先,生猪供需关系逐步趋于平衡的背景下,30元/公斤以上的猪价不会长久,明年回落是大势所趋。

来自农业农村部网站数据显示,至11月末,全国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均已恢复到常年水平的90%以上,已有23个省份提前完成产能恢复任务目标。

甚至,连供需恢复平衡的“时间点”,农业农村部也已给出“全国生猪存栏最迟至明年上半年就会恢复到常年水平。”

对新希望的影响是,最赚钱的生猪养殖业务利润率未来会出现明显下降。

按照15元/公斤成本计算,生猪价格在30元/公斤时,毛利润可以达到15元/公斤,一头110公斤标准出栏体重的生猪就可以盈利1650元。

假设,2021年生猪价格跌至20元/公斤,新希望仍然想赚到1650元,就需要卖三头猪……叠加2020年如此高的利润基数,2021年还如何保持增长?

扩产能、降成本,能抗衡行业周期吗?

新希望给出的对策是,产能扩充,以量补价。

有意思的是,该公司出的2021年生猪内部考核目标为2500万头,而公司2020年生猪出栏目标为800万头,恰好与上述“明年生猪销量从一头增到三头”的思路类似。

或许,新希望内部测算出的明年生猪价格可能也在20元/公斤左右。可即便如此,在饲料、禽类等业务变量维持不变的背景下,新希望2021年全年利润也不过与今年持平,增长难度很大。

更何况,2020年新希望自身生猪放量的过程并不顺利。

今年前三季度,新希望生猪销量不过433.76万头,直至四季度方才出现明显放量,并于11月达到单月138.52万头的峰值。

全年800万头的生猪销量中,还有大量的外购仔猪。

“公司今年在年报里提出了800万头的总目标,其中500万头自有仔猪出栏。从现在实际达成来看,存在一些偏差。实际自有仔猪出栏,大概会在400万头以上,离500万头还有近100万头的差距。”新希望接受调研时回应称。

一个细节是,公司在对全年生猪业务回应时的总结是“养猪业务发展不达预期”,其中既包括了上述出栏结构的问题,也涉及自产仔猪育成本下降不及预期等。

如公司下半年(自产仔猪育肥)一直处在14元每公斤以上。在11月由于淘汰母猪增加和整体行业上的饲料成本增加,11月的成本到了15元以上。

上述背景下,下半年,新希望密集换将。原总裁邓成离职,改由新希望地产出身的张明贵接任执行董事长,饲料业务部总裁韩继涛、首席战略投资官杨继海离职。

只是,扩产也好,降成本也罢,这些措施又会有多大的效果?新希望想要降低每公斤1元的成本便已经十分困难,而生猪价格单月的波动幅度动辄都在5元至6元。

换言之,公司这些调整是无法与行业周期所抗衡的,生猪价格才是左右公司2021年盈利能力的核心,这一规律已经在多个周期类上市公司的案例中不断被验证。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只有产品涨价时,上市公司股价才会涨,很少有看到因为产能提升股价大幅上涨的案例。

所以,新希望不妨从产品价格的角度来想想办法,既然无力抗衡生猪现货价格的下滑,为何不去顺应猪价下跌的趋势?

譬如,预计2021年5月猪价跌到给25元/公斤,公司当月又会销售150万头生猪,就完全可以通过衍生品市场提前建立虚拟持仓,提前锁定生猪销售价格。

2021年1月8日,生猪期货也将于大商所上市交易。

一般来说,只要不涉及投机,结合自身产品参与衍生品的企业,不会出大问题,并且多数公司是可以起到部分或者完全对冲效果的。

发布者: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0/65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