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养猪沃土之争加剧,中小散出路在何方?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文/王文强  图/游耀君  发自重庆
非瘟催化下,西南养猪沃土之争不断加剧,各大养猪巨头争相投资布局,养猪格局迎来天翻地覆的转变。西南地区作为我国传统生猪养殖主产区,在这场巨变之下,当前养猪业现状如何?未来西南养猪业将会形成怎样的格局?哪些焦点和痛点值得西南养猪行业人士关注?10月12-14日,在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主办,农财宝典新牧网承办的2020首届西南养猪大会上,业内专家及行业知名企业家齐聚一堂共话西南猪事,就上述问题展开深入交流。

参与圆桌论坛嘉宾有(从左至右):主持人南京博维特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曲向阳,云南省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神农集团养殖事业部部长陈俭,贵州省养猪行业协会秘书长、贵州富之源集团副董事长肖建春,重庆市畜牧业协会秘书长袁昌定,知名养猪与猪病专家樊福好博士,四川省畜牧业协会会长兰明建,大佑吉集团高级副总裁、驰阳集团董事长杨阳。
问题:当前养猪业复产如火如荼,西南四省猪业复产现状如何,云贵川渝四大省协会在助力猪业保供复产方面,都是如何做的?
兰明建:
从当前四川省生猪发展情况来看,今年生猪产能恢复常年80%问题不大。尤其从春节到现在,猪价在震荡中回落,在没有实际数据的判断下,其实猪价已然说明了一切,所以综合判断四川生猪产业恢复问题不大。
这得益于三方面力量的助推:一是市场的强力拉动,社会资本蜂拥而上,养殖规模增幅较大;二是国家高度重视,四川省政府及有关部门发布的相关政策性文件就高达43条,力度非常之大;三是相关部门合理支持养猪业,帮助养猪业解决很多用地及环保问题,大力促进生猪产能的恢复。
陈俭: 2019年云南生猪存栏2340万头,能繁母猪存栏283万头,年出栏3423万头,从上述数据来看云南防非成效基本不错。
有两大原因:首先是得益于政府的管控有力,其次云南养猪行业借鉴了其他省份成功防非经验,所以整体损失较少。此外,当前云南除了本土化猪企加速发展养猪外,还涌进很多集团猪企,这股势力在推进猪业复产方面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袁昌定:截至2020年9月,重庆生猪存栏1088万头,其中存栏母猪100.5万头。预计2020年生猪存栏基本能恢复2017年的91%,存栏母猪可以恢复到2017年的85.9%,生猪出栏可以恢复到2017年的65%。
目前为恢复重庆生猪产业主要采取了两大措施:第一,抓大不放小,既抓大集团生产,也帮助中小散户复产;第二,既抓短期又抓长期,从长远考虑建立生猪生产长效机制。所以我对我们重庆生猪产业恢复是非常有信心的。
肖建春:相比其他省份,贵州省在严峻的非瘟形势下损失较小。截至今年6月底,贵州生猪存栏达到1429万头,按当前发展速度,贵州省生猪存栏到今年年底可恢复常年水平。
在保供复产方面,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全国前20强养猪企业里面就有14家在黔投资,今年贵州省65个重点项目中,新增新建项目已达到700万吨的产能。
问题:当前西南地区在复产过程中有何痛点和难点?如何在复产扩产中更好做到非瘟防控?应该注意哪些事项?
兰明建:当前养猪业的迅速扩张,带有一定程度的粗放性和盲目性,尤其现在猪价高行情,如果放眼两年后看,猪价会是何种样子?资本都是逐利的,若两年后猪价降到10块或者更低,社会资本还能坚守吗?这才是养猪人应该担心的问题。
樊福好:当前生猪产能恢复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不应担心保供复产任务能否完成,更应该思考并担心未来的市场风险。相比兰明建会长表达的两年后猪价下跌的担心,我觉得我们应该看明年或者明年中期后怎么办?假如猪价一直往下跌,相关养殖户和企业是否做好准备?这才是最关键的。即便当前总体生猪产能没有恢复常年的80%,其实超过60%也是非常不错了,所以下一步的市场风险应该比较大。 
问题:西南规模场和小散场分布情况如何?
兰明建:
各省在脱离农业农村部的指示,去做规模场的统计数据基本是没有的,而且统计也不准确。但可以确信的是,通过非瘟洗礼,养猪业规模化程度一定是提升的。在这里我要强调一个观点,要把数据搞准,可以在猪周期中给养猪人更多指导。其次,规模化程度的提升,并不意味着中小散要退出,如果持这种观点的,那一定是对中国国情缺乏实际的了解,我们一定不能认为今后养猪就是集团之间的竞争、企业之间的竞争,就因此把农民养猪边缘化了,农民养猪的优势在当下和未来都存在。
袁昌定:重庆发展生猪养殖的环境非常好,但规模化方面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据民间数据,500头以上存栏猪场在75%左右,但规模养猪场还没有达到50%,重庆小规模养猪场要多一些。
问题:作为西南猪企,未来家庭农场如何跟集团化企业进行合作?这方面有无建议?
杨阳
农牧行业大致可划分为两条产业链,一是饲料加养殖加屠宰产业链,二是走消费升级的产业链。对于任何一方而言,势必要在这两条产业链中必须选择一条来做,如果模式单一,抗风险能力显然会不足,生存空间一定会被挤压,打造或者融入产业链是养殖业长远发展的基础,同时建立好的合作模式,这样才能够共同抵御风险。
问题:中药产品在对抗非瘟的疗效方面您如何看待?
樊福好:
现在有非常多的对抗非瘟的一些重要产品,从非瘟发生的机理来谈,一般都是怀孕母猪或者断奶母猪容易出现问题,反而小猪出现问题的相对较少,这说明营养调控在防控非瘟方面作用非常大,蛋白营养是根本。对于发酵中药也好,还有一些添加剂也好,其实要想对抗非瘟,所以还是要在优质蛋白的提升上要多做文章。
问题:当前各大猪企在西南地区争相布局,对有意布局西南的企业能够提供一些意见和建议?
杨阳:
首先,要明确自己来西南是想养猪还是投机?如果把养猪当成事业,何时进场都不晚,如果把养猪当成投机,建议可以到此刹车止步。其次,要高筑墙、广积粮,准备足够多的钱“过冬”。当前养猪业毫不夸张讲已是豪门盛宴了,但如果现在和集团猪企来竞争,如果没有足够财力支撑,可能会提前退场。第三,养猪人要练好内功,提升自身实力,来迎接一切未知的挑战。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0/396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