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禁抗新政落地,抗生素如何替代、选什么替代、何种替代效果?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王文强  图/游耀君 陈有柏

随着农业农村部第194号公告今年7月正式落地,行业正式迎来禁抗挑战。巨变之下,谁会是这一轮剧烈洗牌之后的王者?替抗时代,哪些痛点是当前畜牧行业直面的问题? 9月17-18日,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主办,农财宝典、新牧网承办的 2020首届中国畜牧业替抗T20峰会青岛隆重召开。行业国内外权威专家、知名企业、规模化养殖场负责人500余人与会,在大会“圆桌论坛”环节,邀请6位嘉宾共话饲料替抗挑战与机遇,为行业禁抗答疑解惑。

/

圆桌论坛现场
参与本次圆桌论坛讨论的嘉宾有:

禾丰集团常务副总裁高全利

旺大集团董事长钟世强

播恩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邹新华

嘉吉动物营养技术应用中心总监詹建良

金百合生物销售总监应成果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郭世宁

主持人: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国家生猪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邓近平

/

1、请各位谈谈对禁抗的看法,机遇与挑战究竟两者孰多?

高全利:既是机遇亦是挑战。禁抗变革之下,实际提高了饲料行业竞争门槛,竞争规则发生改变,对能够适应且利用好规则的企业有利。这其中一些技术能力强,善于合作对国际化大公司、国内大集团绝大多数都做了充分准备。相反,技术沉淀少,借助外部资源的企业压力可能会大些。此外,机遇和挑战亦和客户结构有关,客户养殖环境好对抗生素的依赖会低一些,饲料企业推行无抗也更容易。

钟世强:从2020年7月1日无抗政策实施以来,基于十年以来的无抗技术研究成果,旺大已经实现了无抗产品的无缝对接。我们注意到,市场上的各品牌产品陆续出现了腹泻等不良反应,在这场“替抗大考”中没有完全过关。可以预见,在年底和明年初温差大的时候,是检验(替抗能力的时机)。这既是挑战,但对准备好了的企业也是很好的机遇。

2、目前主流的替抗方案中,主要有酸化剂、植物精油、中兽药以及使用高浓度金属离子来代替抗生素等,各位最看好哪种?

邹新华:靠单个产品实现替代抗生素还很难,需要综合的替抗方案。在我个人理解中,酸化剂、植物精油是非常明确具备替抗功效的,若再结合生物饲料,基本上可以解决80-90%的禁抗带来的问题。

詹建良:抗生素在禁抗前对畜牧产业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之所以一直使用,不外乎具有促生长、预防疾病功能,所以实现替抗须从这两方面入手。酸化剂、植物精油、益生菌、益生元都能够发挥相应的作用,在替抗配方中可根据需求搭配相应产品满足相应需求,但目前禁抗仅有两月余时间,所以哪种产品更有效还有待时间验证。

3、中兽药也是不少企业选择的替抗方案,但稳定性、药物残留、中药性味不同等局限性困扰着行业发展。各位如何看待中兽药在替抗方面的表现?如果要实现好的替抗效果要解决哪些问题?

郭世宁:中药用到饲料中替抗,我想这个效果是一定的。但好多企业用过之后反馈效果不好,原因有很多。首先是药材产地问题,只有选择道地药材,才能更好体现中药效果;其次还涉及到中药的配伍,单味药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最后不同时间的用药,动物不同阶段的用药也不尽相同,如果把上述这些因素在替抗时考虑进去,我想中药替抗效果应该能够发挥的很好。

詹建良:中医开方讲究“君臣佐使”,配伍药材谁主谁协助的问题,目前没有明确标准和规范,但西医每个药品都有相对使用规范;其次,中药配伍时,如何判断动物体湿、体寒、体热等,可能药材配伍也不相同。如果这些过程都能建立标准,就可以更好的作为替抗产品使用。

4、饲料禁抗到底是技术问题,还是成本问题?

高全利:饲料禁抗成功背后,技术与成本这两者是兼顾的。很多无抗饲料的研发都是放置在特定实验条件下实现的,如果产品面向大众情况就会有所不同。所以无抗饲料的成功与否,必须要放到养殖端检验。但现阶段并不建议进行成本的讨论,应该探讨方案的有效度。核心问题在养殖端,包括动物免疫力的提升,疫病的净化,做好养殖环境管理。只有养殖端条件成熟了,加上饲料端的配合,无抗才能很好实行下去。

钟世强:技术不是问题,成本才是问题。为什么成本是最大的问题?抗生素的作用是促进生长保障健康,没有抗生素后,整个养殖系统重构,所以如何降低养殖过程中的成本是现在无抗面临主要问题。

邹新华:恰到的成本,把问题解决了,这是最好的结果。对我而言,成本上涨十多块钱还是可以接受的。目前市面上有很多无抗替代品,酸化剂、植物精油等等,但我认为现阶段需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实现产品的标准化,这样才能做到精准的使用。像精油,如果没有制剂技术,它就很容易被氧化、挥发失效,最后产品表现不稳定,所以要引进西方先进的制剂技术。综合来看,原料的标准化加上制剂技术,饲料无抗应该会有好的解决。

郭世宁:谈到无抗的成本和效益话题,很多企业反馈成本升高效益降低。我想不应该只关注经济效益,更应该关注社会效益。我们在不用抗生素后,使得畜产品更有质量保证了,环境中抗生素残留更少了,对人的健康才会更有利。

詹建良:无抗饲料成本铁定会增加,不然无抗前很多企业就替代了。原先打抗生素目的主要是治疗和降低疾病发生的风险,禁抗后饲料添加的东西并非是抗生素,也就不会带来抗生素一样的后果,所以禁抗后亟需改善养殖环境。可以看到,非瘟后很多猪场生物安全做的很到位,把病原阻挡在场外,在疾病净化的场内养猪,会发现非常好养。欧美在无抗后也发现,动物耐药性降低了30-40%,这样的话费用也省下来了。所以禁抗初期投入成本是高的,但长期下来,猪场的治疗成本是降低的,后期会逐步回归到一个正常的水平。

应成果:从去年到今年,我走访了很多客户发现,受制于成本的因素比较多。首先就技术而言,畜牧业经过这么多年发展,技术积淀足够用了。其次对成本而言,有些企业的管理框架,商业模式设计非常好,相应的他们在市场上的产品议价能力非常好,但对于有些企业,如果在上述方面不达标的话,可能同样的方案这些企业就做不了,产品还是有成本压力的。

5、目前饲料端与养殖端全面禁抗已实行两月余,在这段时间中据各位观察来看,饲料端和养殖端的禁抗现状如何?目前业内禁抗的痛点都有哪些?

邹新华:最大的困难是经常断货,我们替抗之后,感觉我们的产品力相比较而言是提升的,所以我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产能的问题。

钟世强:市场端并没有多少反馈,谈论最多的,还是如何复产的诉求,想养不敢养的最多。

詹建良:禁抗之后,现在最大的问题也是产能的问题,客户一直在催料。为什么?猪场还是选择有能力禁抗的企业去合作。此外就猪场反馈的问题而言,问题也是零星出现,可能就北方温差较大,季节变化过程中,有些腹泻的问题。但总体在禁抗后养殖端是平稳的。

高全利:最近断货明显,原料价格暴涨,客户存货情况较多。就行业反馈问题方面,从7月份无抗新政正式落地,迄今仅有两月时间,尤其很多中小企业在7月之前生产了很多库存,客户也囤货较多,如果等到秋冬季交替后,问题可能会暴露出来,所以目前谈论禁抗暴露的问题为时尚早。从另一方面讲,没反馈不等于没问题,目前高行情掩盖了很多实际的问题,我相信被客户投诉是早晚的事,而且投诉饲料企业最多的,是那些养殖成绩差、不赚钱的养殖场。

6、很多饲料企业的市场遍布全国,请问在替抗方案的打造上需不需要考虑地域、气候以及原料等差异?

邹新华:我们的配方是分为北方、中部、南方三大块设计的,配方上进行了微调。

詹建良:需要考虑。在中国南北跨度很大,南方高温高湿,北方干冷干燥,所以养殖环境也大不同,养殖习惯也不一样,南方已经多了一些专业的规模集团,北方比较欠缺,散养户多一些,散养户规模不大,确实很难管理。所以针对南北方诸多差异,配方需要在这方面兼顾并做处理,做好免疫健康。除了提供添加剂改善免疫能力以外,所有的原料来源,要满足好消化、易吸收的特点。接下来即将进入冬天,养殖场的保温至关重要,关键在进入冬天之前由于温差大,很多猪场没有兼顾到保温的管理,猪只拉稀现象马上就可以看到的,建议从管理上进行改善。

发布者:新牧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xinmunet.com/2020/117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